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703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R18] [西諾亞馬] (無題) IV

對我知道我都快寫完了結果還是無題很扯QQQQQQQQQQQQQQQQ
但這個故事的主旨就是愛能拯救世界<<<<<西諾沒死成為我想不到書名痛苦的根源<<<<<

這篇終於寫到讓我下西諾亞馬坑的初衷!!!!!!!!!!!!看亞馬基在預告裡面那麼(ry)我完全(ry)<<<<<
經過四刷發現他們根本公正公開,多特殖民星卸貨後駁火的地方也是公正公開wwwwwwwww
亞馬基配合度太高了西諾光是普通運轉就能讓我寫到腎虧<<<他們幾乎用完了我一整年的扣打<<<查理~~~給我腎~~~
只剩下一個月的截稿日~~~~~緊張刺激~~~~~~~~

CWT沒報上感謝芽收留我~~~~~一次三本真的超給人家找麻煩~~~咖哩艾因我也會努力寫的目標日更!!!
這次三本都有超豪華的封面!!!我已經合圖做為桌面了!
西諾亞馬:沙果
咖哩艾因:芽
咪卡歐魯:悠加
................為什麼沒報到喇QQ



 


目前幾乎全艦的走廊已經呈現看不到路的狀態了。
洗衣間阿特拉還在補衣服,亞馬基從裡面搬出最後一籃衣服,準備晾完就去睡覺。
雖然問阿特拉要不要先去休息,但她很堅持一定要做完。如果到了地球還穿著又破又髒的衣服,那就太滅火星人和鐵華團的威風了!想起她認真的樣子,亞馬基不禁微笑。

可愛的女孩子……其實自己也喜歡啊。
只是在那之前,有更喜歡的人而已。

 
西諾既樂觀開朗、又為同伴著想,看似直率而為,卻對於年幼的孩子們非常細心,在CGS時期,已不知多少次被他所拯救。而自己,就在對他的憧憬中成長。
但自從那個混亂的夜晚後,自己對他的心情卻有所轉變。
粗暴撕裂自己的手顫抖著,被恐懼與罪惡感所逼迫,走投無路的撕咬著,好像連自己都要破壞一樣,渴求著溫暖與快感。
一邊哭泣一邊親吻、一邊把自己體內攪得亂七八糟,緊緊抱住自己就像要融進他懷裡一樣……這樣的他,只有我看過吧。
從崇拜憧憬,轉為憐愛之情,並不困難;而從原本的痛不欲生,到後來的耽溺沉淪,更是輕而一舉……
 
「啊,亞馬基你在這裡啊。怎麼還沒睡?」
正當亞馬基撩起一件外套、要在它旁邊多晾一件內衣時,西諾厚實的胸膛剛好出現在眼前。
「啊……就快晾完了……」
「那我也一起來吧。」他大手一抓,抖了抖沉重的大外套,就在上層的曬衣繩上找了個位置。
「謝謝。」可能因為剛好正想到他,因此亞馬基有點不好意思地迴避他的目光。「你今晚要值勤嗎?」
「不用……剛去找你,萊德說你在這裡。」
亞馬基的臉刷地一下全紅了。
西諾卻不說話,拿起最後一件衣服掛上繩子,把籃子往洗衣間裡一放,默不吭聲地拉著他回房間了。
 
 
「套上吧。」
房門尚未完全關閉,他就把自己上半身的白色內衣脫下,丟給亞馬基。拿著尚有餘溫的衣服,亞馬基嚥了嚥口水。
「畢竟一直都擅自用我的衣服嘛,也讓我看一下啊。」他舔舔嘴唇,將衣服套在他脖子上。「不是會把我的衣服弄髒嗎?」
「我沒有弄髒……」亞馬基低下頭,忍不住紅了眼角。但一低下頭,鼻子就埋進布料裡了。他忍不住輕輕地嗅了嗅。
「那幹嘛拿去洗?」
「……只是覺得怪怪的。」
「是喔。」西諾一把拉下他的褲子,將粗糙的大手滑入他細嫩的大腿內側,不斷磨蹭著。「只聞味道就勃起的確有點怪怪的。不過讓我好興奮啊。」
 
他一臉無所謂的樣子,讓亞馬基忍不住憤恨了起來。
第一次的時候他粗暴得不得了,自己又怕又痛,只能不斷深呼吸緩和緊張的情緒……沒想到從那之後,只要聞到他的體味身體就會有反應,簡直就像對那噩夢般初體驗的補償一般。
「幹嘛這樣看我……啊,你害羞嗎?」西諾自說自話地在床上坐下,接著手一拉就把亞馬基拉到他腿上。「這樣就不害羞了吧?」
「……」亞馬基只覺得一陣頭暈目眩。不是因為他拉跩的力道太強,而是因為他緊貼著自己後背的體溫、聲音、以及氣味。
查覺到他的猶豫,西諾開始舔吮他發紅的耳垂,直到冰涼的耳垂逐漸發紅。亞馬基緊閉雙眼,不住顫抖著,卻困窘地發現,閉上眼後,耳邊的舔舐聲更加明顯。
「吶……還是要我幫你?」
亞馬基的淚水被頸間柔軟的布料吸收,耳朵好熱、頭好昏、全身都癢癢的……他就像被猛獸抓住的獵物,動彈不得。
西諾擅自解開了他的褲頭,內褲上明顯的隆起與濕痕,讓他忍不住發出呻吟。耳邊的呼吸倏然變的沉重,屁股好像也被什麼東西給抵住了。
他的手輕輕拉開了內褲,已經不斷冒出液體的分身彈了出來,淫亂到讓亞馬基不敢相信這是自己的身體。他閉起眼,輕輕推開了西諾的手,順從地握住已經濕淋淋的欲望。
一旦開始,就難以停下。他像往常一樣不斷吸氣,讓他帶著些微刺激的味道進入體內,把自己大腦攪得亂七八糟。
 
順從本能反應,西諾將手伸到他胸前,隔著柔軟的布料,搓揉著平坦的胸部。
亞馬基就像觸電一樣,渾身一顫,霎時眼前一片模糊。
他從來沒有像這樣摸自己的胸部。
一瞬間,他忍不住責怪著自己為什麼沒有他喜歡的胸部呢?卻又馬上反應過來,若自己真的是個女人,斷不可能和他在鐵華團裡相遇。
矛盾的思緒讓他鼻頭一酸,乾脆把臉埋在掛在頸間的布料裡,嗅著他讓自己情動的體味,同時自暴自棄地動手套弄已經接近臨界點的分身。
西諾也不懂他怎麼突然就想開了,鼻息咻咻地一邊舔著他的耳背,一邊將手伸進他的衣服裡,捏著他細幼的乳頭,不斷拉扯。
「──嗯!」胸前的刺痛,不知怎地在下半身激起反應──他討厭這樣,但還是忍不住射了。
 
「……你有味道癖啊?」
亞馬基腦中一片混亂,他的體味裡帶著自己精液的味道,分外刺激。但心情卻和身體的興奮背道而馳,厭惡感不斷湧上。
「……我沒有味道癖。」
「那怎麼這麼快就射了?」
沾著自己的精液,他的手指在自己大腿內側滑過一條條濕痕。
「……喜歡你。」
「蛤?什麼?」不是西諾有心刁難,而是亞馬基的聲音實在太小了,讓他好像會誤會成告白什麼的,卻又忍不住懷疑是不是自己幻聽。
「我已經做完了。晚安。」亞馬基下床,擦乾淨後穿好褲子。
「欸你就這麼回去……」
「已經做給你看了,這樣就夠了吧。」他走到門邊,過了幾秒,還是忍不住說。「沒有胸部真是對不起了。」
「什麼──」
亞馬基不敢回頭,怕自己哭出來。
出了房間,低下頭,才發現他的衣服還掛在自己脖子上,又忍不住把臉埋了進去。
 
 
反應慢了半拍的西諾還坐在床上,好一會兒才半帶無奈的拉下褲子拉鍊。手上還帶著他的體液,西諾握住自己,在腦中回想亞馬基剛才煽情的模樣。
因為快感而顫抖的纖細後頸、蜷起的腳趾、興奮到全身發紅的皮膚帶著濕氣,全部都是那麼的可愛。
這麼可愛的人,自己卻好像沒有溫柔對待過他。
兩人的第一次就在一片混亂中結束,之後再也沒有提起過。
但就像受傷的野獸會自己尋找藥草一樣,每當討厭的工作結束,就會拉著他到房間、陰暗的角落,發洩混雜著興奮與恐懼的慾望,而他也默許了自己這種行為。當時自己還沒抱過女人,只當他只是同情自己那醜陋的樣子。
自己再差勁不過了。
雖然知道,但還是停不下來。
 
後來硬跟著一軍的大人們出去買女人,才知道有如此柔軟濡濕的存在。整個身體就像被吸進去一樣,大胸部更是讓人愛不釋手,恨不得悶死在裡面。不過每次在緊要關頭,自己腦中浮現的,還是他隨著像抽泣般的呻吟、不斷發抖的單薄背脊。一見到他,慾望便無法克制。
一直以來都是單方面的強迫,西諾深感抱歉,但隨著次數增加,他也好像習慣了。只要對準他的敏感點大力衝撞,有時回過神來,他也已經射得滿床都是了。
或許他也能夠從其中得到滿足吧?這麼想該不會是自己想要逃避罪惡感的說詞吧?畢竟設身處地的說,要自己願意被男人插,還真是想都別想,自己一定會殺了對方的。
再怎麼反覆思考,也無法壓抑本能的衝動。
懷著自暴自棄與自我厭惡,就這麼隨波逐流似地,兩人的關係也維持了三四年。
 
所以,當知道他喜歡自己身上的味道、甚至產生慾望,就忍不住得意忘形了起來。
或許他的配合不是因為同情,而是因為他也對自己抱持同樣的熱情。
不是女孩子也沒關係、沒有胸部也沒關係、每次做愛都要用潤滑液也沒關係,如果真的想要回到誰的身邊、聽誰說喜歡自己,一定是亞馬基,沒有別人。
只有那個,對自己說「你不是一個人」的他。
 
懷著從未有過的心情,西諾將擦手的衛生紙隨手往蓋子開開的垃圾桶一扔,褲子也沒穿好,就這麼倒回床上。
不知道他明天會不會消氣,要是能夠抱他就好了。
想要讓他舒服到整個人融化在自己的懷中,讓他覺得和自己做愛是件舒服的事情。脫離一開始的恐懼與發洩,感受到緊緊相擁溫暖的實感。
真希望今天沒有聽錯啊~這麼重要的事情,為什麼不說清楚一點呢!亞馬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