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703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 [R18] [西諾亞馬] (無題) V

各位!!!
Friday night!!!
老司機帶大家喝酒吃肉啦!<<<

愉快地更新完這篇肉,這篇的更新就到此為止了。感謝大家的閱讀~總覺得自己一輩子沒寫過這麼甜的文真是用掉了這輩子的扣打啊!如果有錯字請跟我說!......雖然自己每次重看都可以發現錯字啦(吞葉黃素
三本新刊的主題分別是:肉、虐、痛,就是把我最喜歡的東西分成三本寫......萬分期待鐵血二期!!!拜託了真的要讓他們的關係更進一步啊!!!(不要把期望放在聲優身上!





 
「歡迎回來!」
「呼~我回來啦!」剛固定好機體,亞馬基就飄浮到機艙旁。今天是格雷茲改「流星號」的初陣,不知道是否因為第一次使用還不習慣,西諾抓住自己的手有點發抖。
「辛苦了,有哪裡需要修改嗎?」
「非常完美!謝謝你!啊對了!左側下臂的裝甲可能要換,直接被打到了。燃料還夠,優先補充三日月的獵魔。還有……可以幫我拿個果凍嗎?」
亞馬基點了點頭,纖細的身軀一下子就像被吞沒一樣滑入駕駛艙。拿起放在駕駛座左側的果凍遞給西諾,亞馬基的嘴唇突然一陣濕潤。西諾飄浮的汗水帶著鹹味滲入口中……他臉一紅。「拿去。」
「謝啦。」迫不及待轉開瓶蓋,離開戰鬥狀況後才發現不但口渴、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亞馬基向他點了點頭,手卻冷不防被抓住,指尖被親了一口。
「就交給你囉。」
亞馬基嚇了一跳,將頭探出駕駛艙,才發現他已離開。
 
 
從那天以後,兩人就再沒有除了工作以外的接觸。不過今天是流星號的初陣,自己還是順應心情在他出發前特別請他小心。在周遭遍部密密麻麻的敵人時,他還以為這次一定死定了,突然好慶幸,至少在西諾出發前有和他說到話……
如果兩人最後的對話竟然是「有沒有胸部」這種無聊的事,自己一定會抱憾終生。
這麼說起來,突然也有一點搞不清楚自己幹嘛生他的氣了……他本來就是最差勁的色情魔人,自己不是早就知道了嗎?有時細心,有時又神經大條的不得了,做愛的時候明明半點都不體貼,卻讓自己不斷沉溺……
突然開始疑惑,自己到底喜不喜歡他啊?怎麼想到的都是缺點?還是自己只是喜歡和他……敲了敲自己的額頭,亞馬基嘆了口氣,再次滑入駕駛艙,專心執行整備作業。
啟動機體,他將系統顯示的維修點一一登記,老爹就可以安排其他人備料,開始在外圍進行維修了。同時聯接電腦與機體主機,方便之後研究他的動作模式並對易損傷部位進行加固作業。
確認系統的顯示沒有異常也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如果在戰鬥時系統沒有明確顯示損傷部位,可能造成駕駛誤判機體的損壞程度,後果不堪設想。
 
整備戰鬥後的機體,總會嗅到許多味道。混合汗水和血、跟像是野獸一樣的味道。
只能在這裡等待的自己,是不會有拼命戰鬥的、大家身上的味道。所以嗅著他的味道,更覺得必須盡力做到自己能做的……。
壓抑因著氣味躁動不安的情緒,登記完損傷部位,他拿出乾布仔細擦拭駕駛艙,同時確認置物空間的補給品。
果凍少了兩個,水也少了一瓶,毛巾被他拿下去了、等一下要補條新的……還有……等等!他連潤滑液和飛機杯這種東西也放在這裡嗎?!之前去他房間的時候還放在床旁邊而已啊!
亞馬基只覺得自己的臉超燙的,眼眶也熱熱的……周圍西諾的體味突然變濃了不少……讓他只想快點出去拿除味劑。但眼看電腦就快跑好了,只能略為焦急地等待著。
這台機體之前明明是昭宏在用的,那時為什麼自己就不覺的有什麼呢?甩甩頭,他拿起布擦拭座椅,卻在側身擦拭座椅底部時感到一陣暈眩。
一下下就好……不會有人發現的吧……。深吸一口氣,平復已接近喘息的呼吸,卻又因著連肺部都被他所充滿的幻想煽惑,閉起眼拉開拉鍊。
 
「……嗯……」內褲已經濕了,拉開時鬆緊帶滑過前端的壓力讓他吃痛地喘了一下,但不久後就連痛覺也成為一種刺激,讓他握住自己分身的手不住顫抖。
明明知道不可以、在這種地方……但是……
摪動的手違背了他的意志,熱感從脊椎竄上,舒服得連腦袋都變得怪怪的。套著他的衣服做的時候都還沒有這麼興奮,這種如同被環抱住的感覺──
「西諾……」
「欸,你在忙啊?」
頭頂傳來西諾的聲音,亞馬基不小心握緊了手,一時痛到做不出反應。就在此時,西諾也探入上身,熟練地拿起潤滑液和飛機杯,接著一手勾過亞馬基的脖子,給了他一個舌根發麻的深吻。
「電腦帶走,明天的工作請塔卡基先做吧。」亞馬基只能愣愣地看著他如同野獸略為發紅的眼眸──「今晚就來做個夠吧。」

 
 
一回到房間,亞馬基就被推到床上,在什麼都還不清楚的狀況下被脫個精光。
「害我白煩惱那麼久,你果然也想做嘛。」無視於他的困窘,西諾不斷嚙咬他柔軟的耳殼、將他的耳垂吸得發紅。「你其實是被虐狂吧?明明之前對你這麼粗暴……」
原來你有發現嘛?!亞馬基一邊輕喘一邊用力拍打他的背。
聽到你和別人說,連職業的大姊姊都說你技巧很好時我是什麼樣的心情!只對女生溫柔真是爛透了!
「好痛好痛!你到底喜不喜歡我啊……」
看到他皺著眉頭親吻自己的額頭、臉頰和鼻子,亞馬基放輕力道。
為什麼自己就拿他沒辦法呢?真是太過份了……
但如果不說喜歡,他是不是就會去找別人發洩了呢?
忍住突如其來的鼻酸,亞馬基半投降地抱住他,深吸一口氣回答。「我喜歡……」
耳邊的呼吸一滯,西諾也緊緊地抱住他。「……你真的很奇怪。」
將手指插入他短短刺刺的頭髮,亞馬基轉過頭、第一次主動親吻他。
 
囁嚅尚未消失在兩人的唇間,西諾探入厚實的舌激烈地與他交纏,甘美的氣息盈滿全身,讓亞馬基泛出淚水。
兩人都沒有再說話了,只剩太過用力的愛撫。
他帶繭的大手在身體的每個角落點上火苗,粗糙的指甲勾到細嫩的乳尖帶起痛感,臀縫中間,粗長的性器隔著內褲不懷好意地蹭著。
「……哈啊……」亞馬基仰起頭,手卻胡亂地在西諾的背上摸索著。沒有章法的吻讓唾液延流,明明沒有被掐住脖子,全身上下卻不自主地用力。
「你真的太可愛了……」今天的他看起來比以往還要更無餘裕,但反而花更多時間來回愛撫,直到亞馬基的皮膚發紅發痛。
大腿從內側被扳開,西諾在他已經濕漉漉的雙球上倒上一堆濕滑的液體,冰涼的觸感讓他一陣哆嗦。
「什麼……啊……裡面……」
姆指順著雙球間的縫隙用力滑過,按壓會陰後直接插進濕滑的後穴。粗糙的關節磨擦細緻的皺褶,不斷攪動,整根探入之後,又毫不猶豫地抽出來,倒上更多潤滑液,輕輕滑過期待被擠壓的會陰。不上不下的刺激,讓亞馬基焦急地以腳踝磨蹭他的腰際,但西諾只是帶著忍耐的神情,不斷重複讓他適應。
亞馬基只覺得他今天特別煩人。自己早就習慣馬上插入的性愛了,愛撫雖然很舒服,但也讓他焦躁不已。
「……快點……進來啦……」雖然聲音很小,但他確定西諾一定聽到了──畢竟是咬著他的耳環說的。自己好喜歡他小小的耳環,亮晶晶的,在眼前晃來晃去,每次看到都想用舌頭舔弄。
「你覺得舒服嗎?」他的態度卻很堅決,打定主意他不說舒服就不打算進行下一步。
「很舒服……快點……」焦急到哭出來的地步,亞馬基從來不知道情慾可以這麼磨人。從前覺得西諾太過急色,看來真是錯怪他了。「……想要更舒服……」
 
強忍抓住在後腰不斷磨蹭的腳踝的衝動,西諾抽出在他體內的手指,咬牙脫下內褲。
這小子比自己想像中還要來得好色多了!露出陶醉的表情不斷親吻自己、用舌頭玩弄自己的耳環,甚至用腳勾住自己的腰要自己快點進去……
全身好像都在發抖……堪稱笨拙的脫下內褲扔到一邊,西諾正要提槍上陣,就看到他已經將兩手手指放進柔軟的小穴內,模仿他剛才擴張的動作,不斷進出著。濕潤的穴口被左右撐開,暗紅色的肉洞被扯得一張一合──
單手抓住他雙手手腕,在他手指還來不及拔出來時將分身整根末入……從未體驗過的緊緻狠狠勒住他,只覺得眼前白光一閃、腰抖了一下,便全射了出來。
「啊──」亞馬基的上半身完全抬起,看來他似乎也在同時爆發了。毫無防備的臉上、以及大張的口中滿是濃稠的精液,混著淚水與唾液滴落到泛紅的胸前。
 
兩人如同野獸般大口喘氣,接著便以濃烈的吻,濡濕因呼吸而乾燥的口腔。舌面上黏黏滑滑的應該就是亞馬基的精液吧……味道雖然怪怪的,感覺卻不如想像中來得噁心。
盡情接吻之後,西諾拔出分身,放開抓住他手腕的手,親吻因為太過忘情而留下深紅印記的手腕,最後舔舐沾染精液的手指。或許因為和潤滑液混在一起,所以味道非常奇怪。於是他轉而親吻他尚有硬度陰莖……比起自己印象中還長大不少。
「唔……」亞馬基弓起才剛高潮的身體,不知道是按住還是扯離的將手放在西諾的頭上。短短刺刺的頭髮帶著汗,隨著他手指的搓揉帶出濃烈的氣味……他好想仔細舔過西諾的全身,但身體卻沉重得不得了。
 
射過一次之後總覺得頭腦清醒了一些。西諾一面輕舔著他半露的前端,一面將手指再次深入他體內攪和。
手指才剛插進去,就像被吸進去一樣直往深處。曲起指節不斷用力滑過某個區域,沒過多久,口中便傳來苦澀的味道。
「……你這個色小鬼……」萬萬沒想到自己竟然會不小心喝進去,西諾咬牙再次挺入他還在痙攣的體內。
「不、壞掉了……嗚……」亞馬基全身的肌肉過度緊繃顫抖不已,從頭頂到腳底都陣陣發麻,完全停不下來。西諾只輕輕一動,內部就因為過度敏感而不斷緊縮,更加明確地感覺到他的形狀。
看著比以往更有感覺的他,西諾也不再忍耐,恣意撞擊滋滋作響的肉穴。黏糊糊的精液牽著白絲,沾黏得自己整個下腹都是,隨著每次進出發出淫穢的聲響,在他臀縫間累積成乳白色的泡沫。
正要再次迎來高潮,身下的亞馬基又射了出來。他的陰莖隨著自己的動作晃動著,黏液也隨之噴濺。等等清理會很麻煩吧……他拿起一旁的飛機杯,隨手抹了一些他身上的液體進去,接著擠出空氣,幫亞馬基套了上去。
「────!」一股強烈的吸力像要把自己靈魂抽空一樣,西諾一邊喘氣一邊用力挺腰。太厲害了……射得完全停不下來!好像整個人要被吸進去了!
 
噗哧噗哧的聲響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慢慢停歇。
捨不得從亞馬基依舊緊緊吸著自己的體內退出,西諾直接趴倒在他身上,也不管對方是不是已經快喘不過氣來了。腰感覺還在發抖……第一次這麼爽,他的內壁好像還在吸吮自己一樣。
過了好一會兒,他才撐起沉重的身體,低頭親吻亞馬基髒汙的臉。
他的眼睛半睜著,表情恍惚,好像還在高潮一樣,閃著水光的藍眸不時有淚水滑落。
伸手握住還套著他的飛機杯,西諾略略握緊,一口氣拔起來,就看到他無意識地張大了口,長長的睫毛顫抖著,最後終於倦極地閉上了眼。
 
 
艦內系統的電子提醒聲響起,西諾睡眼惺忪地睜開眼,摸了摸房內的小燈。
該是執勤的時間了,看來自己大概也睡了快四個小時。結束之後光是清理就花了一個小時,希望阿特拉不要看到還在浴室裡晾著的床單、棉被和薄床墊,念自己怎麼不早點拿出來洗。
全身都很重,但卻充滿著一股暢快的感覺。
這種舒暢,和以往不同。但到底哪裡不一樣,他一時也說不上來。
大概察覺到西諾的動靜,亞馬基迷濛地睜開眼。「……換你執勤?」
「嗯。我會幫你把電腦拿給塔卡基,你再睡一下吧。」
「嗯。」他撒嬌似地蹭了蹭他的胸膛,髮絲帶起的搔癢讓西諾好像連心臟都糾了起來。
不是痛苦,不是喜悅,不是愛憐,不是歸屬感……卻又好像把這些都集合起來,壓在自己的心臟上。呼吸困難。
亞馬基撐起身好讓他起身,金色髮絲的邊緣與燈光交融,讓自己忍不住伸手摟住他,給了他一個吻。
「……」一吻結束,兩人就這麼靜靜地對視,然後又再度接吻。
自己好像什麼事都能做得到了。西諾想。
直到被急促的電子音打斷之前,兩人不斷重複的溫柔親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