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BL] [R18] [西諾亞馬] (無題) I

 
眼前只有一片血紅。
西諾眨了眨眼,明明躺在房內,血卻好似從天花板滲下一班,滴落在自已的鼻間、眼瞼……。四周一片死寂,安靜到能聽到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血滴落的噠噠聲響,在寂靜中不斷迴盪。
還不能動喔。
理智上雖然知道這個不知從何而來的事實,但他還是試圖抬起頭,暈眩和嘔吐感伴隨著劇烈的頭痛一同襲來,他才想起──
啊啊,昨天的任務是「淨空」啊。
 

偶爾,CGS會有除了保全以外的委託,除了駕駛MS以外,還有在機器所無法進入的狹窄環境中進行地毯式的搜索──或是淨空,荷槍進入礦區一一搜索是否尚有活口。一軍從來不自己做這種工作,總藉口小孩體型較小,將他們送到最混亂的戰場。
自己還拿著槍,三日月就從已不再傳出聲響的礦洞走來。可能子彈用完了吧,他手上的刀鮮血不斷滴落。丟了彈匣給他,他以眼神示意。不遠處其他人也完成了自己的區域,朝中央集合,準備再向前推進。
「接下來兩人一組。」奧爾加說。三日月對著地上甩了甩刀,散落成美麗的弧度。
平常聒噪的尤金靠來過來,沉默地換上新彈匣。昭宏等絕賣人們也各自分組。上膛聲想起,自己也摸了摸腰間的刀──子彈快用完了,他討厭這樣,但卻不會對任何人說。
進入礦洞後,他沉默地開了幾槍,令人作噁的血腥味馬上傳來。將已無用處的槍掛回腰間,尤金對他點點頭,於是他便退到他的背後,背貼著背住意後方。
背後傳來槍支射擊的後座力,慘叫聲被爆炸般的聲響掩蓋。不遠處的閃光讓西諾瞇起眼,一個瘦小的身影朝自己衝來。格擋、奪刀、割開他的喉嚨、將他一腳踢開,動作行雲流水。刀起刀落,化為屍塊的幼小身軀像血袋一樣噴出大量鮮血。
西諾抹去臉上溫熱的血液,按下耳機的通話紐。「凈空。」
「收到。」
尚未死透的孩子發出空洞的荷荷聲,西諾踏過他的血走過。
自己也差不多是這樣的存在吧。
 

「醒了嗎?」門被打開之後,他才查覺到房內空氣竟如此混濁,帶著血腥、汗味以及酒臭。
「亞馬基……」自己的聲音粗啞到簡直像另一個人。
「你要喝水嗎?」
「嗯。」
彎曲的吸管碰觸乾燥的唇,西諾不禁感謝他的細心。清涼的水滋潤口腔,非常不清爽的口腔讓他皺起眉頭。移動視線,卻看不到亞馬基,他一直在自己的視線死角。
緩慢地補充完水分後他撐起身體。
「別亂動啊。」
「又沒受傷。」
只見他慌忙轉過身去。「那我走啦。」
西諾抓住他的手,他吃驚地回頭。
唇邊的傷口青紫外還帶著凝固的血塊,脖子上甚至有尚未消散的手指痕跡。
「……我?」西諾鬆開手,倒回地上。指甲縫中仍透著暗紅的手覆蓋隱隱作痛的頭,他大吼一聲後猛地坐起,一把抱住因為關心而靠近的亞馬基。
「你幹嘛不打暈我啊!可惡!」不知道是他在發抖還是自己在發抖,西諾說著不可能的話語。他的體味如此熟悉,昨晚自己盡情啃咬了他白皙的身軀,撕裂他稚嫩的身體。自己就像骯髒的野獸,侵犯了如同弟弟的他。
亞馬基低垂的手,遲疑了一下,就撫上他蓬亂的頭髮。輕柔的力道,卻比拳頭更難受,讓西諾咬緊牙關。
而被自己淚水沾濕的肩頸,卻帶著他皮膚的香氣,洗淨了他髒汙的面頰。

§

「吶,女人真是又香又軟呢。」小解時,尤金瞇著眼感嘆。
「嗯。」
「你怎麼啦?昨天不是還很樂嗎?」
「我和處男不同,可是幹了整晚呢。之後想補個眠再去餞別宴。」
「你!很煩欸!我已經不是處男了!」
「哈哈,等等要叫醒我喔。」甩了甩收好,西諾拉上拉鍊。
「絕對不會叫你的!」尤金的聲音迴盪在狹小的廁所裡。
就是處男才會有這種感嘆啦,西諾嘆了口氣。又香又軟聽起來好像在形容枕頭一樣,又濕又滑才是最大的特徵吧。
當然,沒幹過男人的他是不會懂的。
這麼說來,只有自己是禽獸呢。看到被血和精液所濡濕的後穴,自己還會興奮起來、將慾望深深埋入,聽到他嘶啞的呻吟,也能以口唇加以掠奪……
「……」不是才剛樂過嗎?怎麼又起來啦兄弟?
帶著些許無奈的心情,他回到房間之後又擼了一發才沉沉睡去。
 

「你幹嘛不自己去叫他?」
「他剛剛嗆我我很不爽啦!」
「喔。」門打開了,萊德大聲嚷嚷。「西諾!尤金叫我來叫你!」
「你這傢伙!」
「幹嘛打我!」
「你欠打!」尤金趕跑了萊德之後擺出一副不情願的表情,提高聲線。「呦,還不起來!奧爾加他們已經在酒店集合啦!今天小鬼頭也都要參加呢!」
「喔……」慢條斯理地套上長褲,他打了個呵欠。「只差我們兩個?」
「亞馬基剛才做完機艙的檢查,和萊德一起在等你呢。」
「那你幹嘛拖拖拉拉不來叫我。」
「你管我。……唔啊……你也太誇張了吧。」順著他的視線,西諾才發現他指的是剛才用過的衛生紙。
他一手抓過丟進垃圾筒,一腳把尤金踹出房間。「不是說就等我們嗎?走吧。」
 
小艇上,萊德和亞馬基已經坐好等候了。
「搞什麼啊!這麼慢!」
「吵死了,是西諾在浪費衛生紙啦!」尤金坐上駕駛座,按下啟動鍵。
「什麼啊?擤鼻涕嗎?哈哈哈。」萊德也繫上安全帶,對亞馬基笑著說。
「對啦對啦,差不多的東西。」西諾有點煩悶,尤其是看到亞馬基帶著了然的眼神。真想嗆尤金不過是個剛脫處的小鬼,就不要把這些到處亂說,就是這樣才顯得幼稚吧!
「晚餐也會有昨天那種甜點嗎?」小孩子比較沒定性,一下子就換了個話題。
「要說晚宴喔、晚宴!等一下不要丟臉,還有迪瓦茲的人在呢!」
「晚宴和晚餐不一樣嗎?」
「就是要好好用餐具吃飯的地方……」尤金的聲音變得不安了起來……
「要用筷子嗎?我在資料上看過,好像也是一種餐具的樣子。」亞馬基也開始打開資料庫查詢用餐禮儀。
「啊~怎樣都好啦!迪瓦茲也都知道我們是什麼貨色啦。照著奧爾加做就可以了,別讓他們笑我們連吃飯都不會吃。」倦怠感銷之不去,西諾揉了揉萊德的頭髮,又倒回座位。
「也是,連吃飯都不會也太好笑了。」話雖如此,萊德安分不了多久,也打開資料庫開始看用餐禮儀的資料。
 
結果,這是一場出乎意料之外輕鬆舒適的晚宴。迪瓦茲那邊除了柏利史東開場時代表敬酒外,開始後就只剩相熟的塔賓斯的人了。雖然並不拘束,但也從中知道不少只在書上看過的食物和餐具,無論是小孩還是少年們都吃得很盡興。
「那個……我想去買個東西,晚點回去可以嗎?」奧爾加看著尤金微紅的臉龐,略感訝異。
「可以啊。要買什麼啊?」
「沒什麼啦!那我走了!」粗魯的回話略大聲了點,被正在和三日月說話的西諾聽到了。
「我也要去。」
「那我也去。」
「還是大家回船上前先一起去?反正明天就要離開歲星了。」奧爾加點點頭。尤金快抓狂了。
「要去找女人嗎?」昭宏最近開始會搭話了,雖然這是今晚和奧爾加和三日月以外、今晚的第一句話。
「不是!」尤金覺得自己羞恥到眼眶都有些熱熱的!家人什麼的!太煩啦!「之後不是要長途航行嗎?沒有對象要自己解決啊!」「自己解決」這幾個字他說得特別小聲,但不遠處的亞馬基和西諾卻聽到「沒有對象」,不自覺地抖了抖。
「啊……喔……抱歉……」奧爾加的臉紅到膚色也蓋不過的地步。「那就請塔卡基先帶孩子們回船上吧。」
搞什麼啊!!!最後還是要一起去嗎???

 
「喔~尤金~你挺了解的嘛~」略暗的店內,各種少年們想都沒想過的道具簡明陳列。西諾拿起飛機杯,看著包裝上的說明。
「是之前過夜的大姐姐跟我說的……
大家在這燈光曖昧的店裡都露出一種難為情的興奮,三日月打開了粗大的電動陽具開關,如同活物一般的淫靡蠕動讓奧爾加一把奪過然後關掉放回架上。
「那我也該買一個囉……」看著各種印著裸女的包裝,西諾想,要是自己也買一個用,對亞馬基的負擔就不會這麼大了吧。隨便拿起一個,就打算去結帳。
「你只要買這個就好了嗎?現在潤滑液也有特價喔。」
「潤滑液?」
「呃……你直接用會痛到不行吧……」男性店員露出一臉吃到酸梅的表情。「你之前沒買過嗎?我幫你推薦一下吧。」
看到店員走過來,大家也都朝他靠攏,畢竟大家對自己正在發育的身體也不是很了解,過去也從沒有人教過他們。雖然繁榮,歲星畢竟也是黑幫的巢穴,從他們身上的血腥,很容易看出他們都是少年兵。
「嗯……如果把精液射進女性的身體裡面,會懷孕、生小孩……這個知道嗎?」有過經驗、或是年紀略大的人因為聽對方說過了,所以都點了點頭,其他人則是茫然地聽著。「所以要戴保險套喔。保險套也有各式各樣的尺寸和材質,都在這邊的貨架上,注意要配合正規的潤滑劑使用喔。」
「這邊則是飛機杯,旁邊是潤滑液。如果不搭配使用會磨破皮喔!」西諾抓了抓頭,其他人還是茫然地點頭。「飛機杯有不同的觸感,裡面的造型也不一樣,有一些有拆開的樣品,可以比較看看。潤滑液也有很多種,也有會發熱、發冷或是特別黏稠之類的不同特色。」
三日月拿起一個有著水果花色包裝的罐子搖了搖,略微黏稠的水光盪漾,就像果露一樣。
「雖然有水果或是巧克力味道的潤滑液,但不是食品喔……」就外表看來三日月容易被小看,但他也只是對店員點了點頭。看來他就要買這罐了。
「呃……一定要用保險套嗎?」大概是價格考量,昭宏一手拿著飛機杯,一邊考慮要買多少保險套。
「不用不用,只有女生會懷孕啊!所以只要洗乾淨就可以了。這裡也有專門洗劑可以購買。」
「欸對欸……」大家點點頭,開始集中火力購買……飛機杯和潤滑液……。

結帳後大家都戴著微妙的表情走出商店。西諾最後一個結帳,接過紙袋後壓低聲音問:「和男人……也要保險套嗎?」
店員嘴角一抖,苦笑道。「雖然不會懷孕,但是畢竟那裏不是用來做這種事情的……還是盡量避免留在裡面會比較好。」
西諾點點頭,快步追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