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BL] [R18] [咪卡歐魯] 鐵鏽 I


尤金還記得自己第一次看到奧爾加和三日月的時候,大熱的天,背脊卻硬是冒出了冷汗。那種沿著脊髓爬上的寒冷,讓他情不自禁地往後退了一步,正好撞到表情同樣凝重的西諾.
雖然並不可怕,但又很可怕.如果對他們有必要,下一秒自己就會沒命了的感覺──那種冷靜與瘋狂,使自己閉上了饒舌的口,點了點頭,便別開目光.
那年,正是為期四年饑荒的最後一年。
 
 
陰暗的恢復室內,三日月幼小的身軀毫無生氣地趴臥.奧爾加放下手中的水瓶,摸了摸他汗濕的脖頸,便打開帶來的藥、扶起他並以口餵食.
進入CGS的先決條件是必須裝設阿賴耶識,就結果而論看來命運之神還是有所眷顧;但三日月在隔了一年多的現在進行第二次手術,只能說是大人貪慾的結果──只因聽說有一名少年資質不錯,進行了兩次手術後.工作效率更高了.
「ミカ……
奧爾加側躺上床,讓已經不用一直趴著的三日月側臥胸前.經過兩天的趴臥,他身體正面滿是汗水.
輕輕撥開他被眼屎糊住的睫毛,奧爾加只能在微弱的照明下觀察他眼瞼細微的動作.經過了好一陣子的掙扎,他最後還是沒有睜開眼睛.
他能夠撐過來嗎?奧爾加很害怕.如果他小小的身軀最終只剩下冰冷與僵硬……
突然,三日月的手輕輕環抱住了他同樣單薄的後背,儘管動作緩慢而微弱,但奧爾加卻眼眶發熱.
發現他的頭緊緊抵著自己的胸前,似乎在尋找著什麼.奧爾加因為搔癢而忍不住縮了縮,反而讓三日月從寬鬆的背心領口中找到想要的慰藉.
「ミカ!……痛!」領口拉得太前,卡到背後的阿賴耶識端子,痛得他大叫。雖然乳頭被吸感覺真的很奇怪,但他只能妥協似地把衣服從下向上拉起.撫慰三日月雖然沒什麼力氣卻非常堅持的動作。
從剛開始的癢,到吸吮過久的脹痛,到最後的麻木,奧爾加到最後只能無奈地摸著他的頭.當胸前的吸力減弱,三日月似乎再度墜入夢鄉,他仍沒有離開他已經脹紅的乳頭。
懷中三日月的體溫好熱,就像從身體中心要將自己融化一樣。他規律的呼吸起伏帶著胸前的皮膚微微扯動,驅散奧爾加了對死亡的不安。
陰溝中誕生的老鼠幼崽,在彼此的懷中安眠,直至不知何時到來的黎明……
 
 
「喂,小鬼們!今天的訓練是實戰訓練,給我好好學啊!」
今天不是托德,而是一軍的其他大人,讓大家感到隱隱的不安.
托德雖然會亂打人,但是工作態度懶散,不會仔細地去檢閱成果,每天不是埋地雷就是拆地雷,或是進行基礎的射擊打靶訓練,無聊但也輕鬆.因此不用說,大家一看到哈爾達,自然就繃緊了神經.
「把豬帶上來吧.」幾個大人帶上了一個雙眼被矇住、嘴巴被堵住、而且雙手被反綁的男人,從他被半拉半跩拖來的樣子看來,他幾乎只剩一口氣了.
「這個呢,就是豬.」哈爾達一把拉起男人,再用力地摔到地上.「今天的工作呢,就是學習該如何殺豬.」
掃過面色慘白的孩子們,他瞇起眼.「有沒有人要先來試試看的?」大概不知他意欲為何,大家一陣死寂.
刀尖上舔血的人不懂該如何解釋,要不是老闆交代一定實際要教導孩子們該如何殺人,他也不會站在這裡和這群沒膽的小鬼大眼瞪小眼.
「就是把他殺掉!幹!你們平常的訓練到底是怎麼做的?!」洩憤似地踢了地上快斷氣的男人一腳,他大吼。「我數到三,再沒人上來今天就不用吃飯了!」
不知是誰在人群中嘆了一口氣,他還沒開始倒數,就有兩個人剛好同時站起來。
「奧爾加,很好,你來!三日月!你怎麼會在這組!給我去找托德!」
就在他還在說話的當下,三日月走過去,雙手拉起地上的男人的頭,一扭,他最後的喘息聲在那清脆的喀擦聲後沉默。
 
「……
現場一片死寂,過了好久,才聽到奧爾加拍手的聲音,於是其他人也開始盲目地跟著拍手。
「……拍什麼手!你們都給我排好隊!沙瑟伊,把他綁樹上。」哈爾達厭惡地別開目光,接著將腰間的短刀拋給奧爾加。「給你一個表現的機會,刺中他的要害。」
被點名的奧爾加站在隊伍的第一個,將短刀放在口袋,和其他人一起協助沙瑟伊將尚有餘溫的屍體綁好固定。
待眾人退開,他便衝刺向前,一刀刺入屍體的腹部,刀一扭,抽出時被擴大的開口便流出內臟。
哈爾達也沒想到屍體一下子就被破壞地這麼厲害,和其他兩個一軍的人交換了一個複雜的眼神。眼看三日月就要接過刀子,他連忙阻止。
「三日月你的部分已經完成了,到旁邊去。」身高還不到腰的孩子沉默地點點頭,就和奧爾加到旁邊去了。
接著接下刀子的是西諾。
他雙手握刀仍止不住顫抖。低頭看著貧瘠的黃色沙地深吸了一口氣,才閉上眼朝屍體衝去。
不知道是他衝得太猛還是怎麼了,刀刺入了肋骨間,一時還拔不出來,而他就這麼嚇傻了似地和翻著白眼的屍體四目相對,進退不得。
「這個地方的確也是要害……但要是他還沒死你刀又拔不出來就等著吧。」站在樹旁的沙瑟伊走過去,一股作氣地抽出卡在肋間的刀子。
「勉強及格。下一個,比斯吉!」
 
 
「……雖然有飯吃但是……」
「吃不下呢……
「難得今天有肉……
「或是說有肉才可怕吧……
「別說了,我又想吐了……
少年們面色鐵青地看著眼前難得還算豐盛的菜餚,嘆息不已。
「你們不餓嗎?」準備要去裝第二碗的三日月疑惑。
「完全不餓……三日月你要吃嗎?」西諾以空洞的神情回應,旁邊尤金已經直接趴倒在桌上了。
「喔。奧爾加也還要嗎?」接過他倆的餐盤,三日月走回座位。
「要,謝啦。」
看著大快朵頤的兩人,西諾揉了揉酸澀的眼。直到此時,湯匙冰冷的觸感,都會讓他想起那把小刀的刀柄,與人體柔韌堅硬的肌理。
「比斯吉,你還好吧?」奧爾加看了面色鐵青一直低著頭的比斯吉,又吃了一口。
「嗯……
三日月對著他聳聳肩,奧爾加便放棄與他搭話,認真吃了起來。今天的肉竟然還不是組合肉,咀嚼過後柔軟的口感讓他分外滿足。
「比斯吉也不吃嗎?」
「嗯。給你吧三日月。」
「唉三日月我還是吃一點點好了,不然怕明天太難過。」西諾最後還是皺著眉頭,勉強吃了兩口,之後就和尤金一樣趴桌上了。
在這個大家都期待就寢時間的時刻,三日月卻想著,若常常有這種能夠讓自己吃到飽的訓練該有多好;因此,當原本負責值夜的人拿著一口沒動過的餐盤跑來,三日月和奧爾加很高興地收下、並接受換班。
 
 
「奧爾加……啊!」比斯吉走到最靠牆角的床邊,正想叫醒奧爾加,卻被一雙亮晶晶的眼睛給嚇著。
「……輪到我們了嗎?」
直到奧爾加出聲,比斯吉才發現自己就這麼愣在那裡。好在沒有叫的太大聲,不然其他人都醒來了自己一定會挨罵的。
「嗯,起來吧。」回答他的卻是早跳下床的三日月。他對比斯吉點了點頭,便走了出去。
「謝啦比斯吉,外面冷嗎?」
「頗冷的。要穿外套喔。」
「喔。」奧爾加拿起掛在上鋪柱子旁的大外套,套上後伸了個懶腰,拍了一下比斯吉的肩就走出去了。
 
大夜班是最讓人討厭的值班時間了,尤其是冬天,更叫人昏昏欲睡。
虛無的黑暗大地廣袤無比,盯著盯著,很快就會有一種連自己都要消失的錯覺……
「ミカ,你要不要先睡一下?」
不用了。
「……你今晚沒睡好?看比斯吉剛剛嚇的。」
「只是剛好醒來而已。」只要周遭有個動靜,就會自然清醒,三日月覺得這個習慣很好,也不打算改變。
「希望比斯吉晚上不要做惡夢才好,被打到很煩呢。不過我們也起來了就是。」
「為什麼會作惡夢啊?」
「……他們可能沒有殺過人吧。」奧爾加沉吟。
「可是今天人不是我殺的嗎?」
「說的也是……
遠處的天空逐漸顏色逐漸由深轉淡,兩人搓了搓手,動動身子,準備要去吃早飯。
「雖然冬天夜晚比較長,但是天亮了就能吃早餐感覺很好呢。」
「難怪你總是喜歡站第三班。」
「嗯。第二班會肚子餓。」
遠處手電筒打來休息的信號,天色也逐漸轉暖,黎明前的天空,特別美麗。
「走吧,ミカ。」
「嗯。
他看著自己的眼睛,在柔和的晨光下,閃閃發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