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BL][咖哩艾因] 願いの重力 I

 

「謝謝你!」無機質的話語在空間中迴盪。
蓋里歐低下頭,握緊了拳頭。
 
在地球,淚水會順著面頰流下。
而現在,它漂浮在我倆中間,折射著虛無浩瀚的星空,橫亙在高潔的靈魂與脆弱的肉體之間。
 
艾因,在你鋼鐵的身軀中是否還有夢?能夠讓你夢見,地球上你所來不及看到的一切?
艾因,在你鋼鐵的身軀中是否只剩下恨?直至如今,仍無法想起你我相繫時手掌心的溫暖?
 
在那時,我若讓你死在我的懷中,會比現在,讓我更加憎恨自己的軟弱嗎?
 



 
「你覺得他怎麼樣?」
麥吉利斯坐在辦公桌前,頭也沒回地問。而他這種不知道是粗神經、還是假裝不在意的態度,即使經過多年,還是會讓蓋里歐覺得心臟一緊。
「艾因.達登?一個嚴肅的人。」
「之後要持續追蹤鐵華團雖然有點麻煩,但脫離了柯瑞爾‧康拉德還是讓人心情愉快。」
「唉,若不是他,事情怎麼會變得這麼麻煩呢。」靠著桌沿,蓋里歐啜了口自己剛泡的紅茶,出門在外他習慣自己動手來。「倒是他手下的人竟然都很不錯,反而叫我訝異。」
「你的評價挺高的嘛。」
「……只是省去我安排工作的煩惱而已。」刻意閃躲意圖明顯的話語,蓋里歐放下杯子。「等等就要停靠中轉站了,你要下去找樂子嗎?」
「我會去挑選艾米莉雅的禮物。也要幫你挑一份給她嗎?」
麥吉利斯的回答還是如此無懈可擊……蓋里歐聳聳肩。「那就麻煩囉!那個小妮子吵起來也是很麻煩的!」
「嗯,交給我吧!」
「謝啦!」蓋里歐向他揮了揮手便走出房間。
雖然偶爾痛恨他總是遊刃有餘的樣子,但又喜歡他優雅的作派喜歡得不得了……對於這個一起長大的摯友,蓋里歐只能祈求自己可以一直像這樣待在他的身邊。成為他妻子的,是自己可愛的妹妹──兩人的孩子,大概也會有幾分像自己吧?
明知道艾米莉雅還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丫頭,但若不這麼想,還是難以平復那種焦躁。
 
「啊,艾因。」才剛走出麥奇的辦公室,就看到剛才提及的艾因.達登。
達登家族也算是末日號角中階軍官世家,但無論是艾因的名字、或是他父親的名字,自己都沒有聽過。駐守到圈外圈的火星去……不知道達登家是家道中落、還是內鬨呢。
「特務三佐!」
看見他死板的行禮,蓋里歐嘆了口氣。雖然他是個認真負責的下屬,卻常讓自己感受到強烈的距離感,明明自己還算是個和善的人。「你也要下船去逛逛嗎?」
「不,我計畫留在船上的閱覽室。還是您有任務要交派?」
「倒也沒有……我只是下船逛逛。這麼偏僻的地方怎麼會有適合給艾米莉雅的禮物嘛,麥奇真是想多了。」後面那句他也只是自言自語,看到艾因探詢的眼神才又說。「你知道我的妹妹是麥吉利斯的未婚妻吧?」
「是的,之前聽您提及過。」
「雖然這樣說對自己的妹妹好像不太好,但被硬塞一個那麼小的孩子當未婚妻……艾因,你有對象嗎? 」
「沒有,我沒有這種對象」他似乎疑惑自己怎麼會問他這個問題,一臉懵懂。
「真是個無趣的男人。既然讓你當了我們的部下,你至少要準備一些可以打發時間的聊天話題啊。」
就算只是個邊境中轉站,也比和他一起悶在船上好一些。帶著些許鬱悶,他對艾因揮了揮手,準備下船。
 
艾因沒有跟上去,只默默地右手握拳放在心臟上行了一個禮。
他十分感謝兩位長官能夠體察自己想做個了斷的心情,讓自己做為蓋里歐特務三佐的侍從官繼續跟隨。但說實在,對人不假辭色的麥吉利斯難以親近,而他也實在不擅長和蓋里歐閒話家常,這樣的部屬,被說是無聊的男人也是自然。
如果可以,真希望奎克中尉還在。
拿出放在暗袋內的徽章時,奇妙的疏離感讓他有瞬間的暈眩──
『艾因,我對自己的擅自行動感到抱歉。但要我殺了無辜的小孩,我辦不到。』
記憶中奎克中尉凝重的面容,好像就在眼前。艾因閉上眼。
他們竟然毫不留情地殺掉如此替他們著想的人……
我不會殺掉無辜的孩子,但如果那個孩子是有罪的,就可以動手了吧?
奎克中尉。
 
 
「特務三佐,我是艾因。」按下房門口的電鈴,艾因拿著盛裝著豐富菜餚的大托盤報告。
「喔,艾因,謝謝,放桌上就好。」
蓋里歐的房間一走進去是一間非常寬敞的起居室,旁邊才是臥室和浴室。依言將托盤放在桌上,艾因起身準備離開。
「艾因,你吃過了嗎?」
「還沒,我正要去餐廳。」
「那過來陪我吃吧。一個人吃飯很無聊呢。」
「麥吉利斯特務……」
「麥奇他還在工作,沒告一個段落是不會吃飯的。你這麼不願意跟我一起吃飯嗎?」
「沒有這回事……」
「那就快點吧!」
艾因只好再跑了趟餐廳。幾經思量,他拿了比平常還要多的飯量,才又回到蓋里歐的房間。

「好了,坐下來吧。」蓋里歐皺著眉頭好像不滿些什麼一樣,但卻指了指對面的座位,讓他快點坐下。
「目前為止,各方面還適應吧?」
「是,託您的福。」
「……我應該不算是討人厭的上司吧,你說話怎麼還是這麼客氣。」
艾因原本已經所剩無幾的食欲,這下更是完全消失了。「抱歉……我只是不太擅長與人相處……」
「但是你和之前的奎克中尉應該相處的不錯吧?不然也不會有這次的請調了。」
「啊,是的。奎克中尉一直非常照顧我。」忍住拿湯匙切開冷凍加熱後白飯的衝動,艾因垂下目光。
蓋里歐咀嚼著廚師巧手製作,佐以魚凍、蝦卵塊和柑橘香味醬汁風味的生菜沙拉,瞥了他一眼。「喔……。你要分點我的羊排嗎?看你好像不太有食慾。」
艾因貧乏的餐盤上,是冷凍白飯加上肉類風味料理包,以及兩種蔬菜。附上的清湯冒著熱氣,為這煞風景的晚餐增加了一點熱度。
「這怎麼好意思呢……」
看他還打算堅持下去,蓋里歐拿起刀叉,動作流暢地分了兩塊一口大小的羊排到他盤裡。「別客氣了。你要是病倒了我也麻煩。」
「……謝謝您……」
不同於組合肉那種含混不清的氣味,現烤羊排帶著紮實的口感與飽滿的肉汁,咬下後濃郁的氣味充斥鼻腔。
看到他帶著驚訝的反應,蓋里歐笑了。「好吃嗎?」
「好吃。」
艾因毫不猶豫的回應讓他心情莫名很好。「對吧。你真的吃得太少了,但看你的菜色我大概也明白。以後就一起吃飯吧?」不給他一點猶豫的空間,蓋里歐笑著倒了小半杯紅酒到高腳杯中遞給他。「羊排配紅酒滋味特別好呢。我的部下也要有點生活的品味才行呢。」
 
 
偌大的艦艇行駛平穩,除了值夜人員外眾人皆已就寢。艾因閉上酸澀的眼,卻覺得天花板好像還在眼前。
奎克中尉最後的面容,也好像就在眼前。
 
「不出動部隊嗎? 」
「嗯,我一個人去。」在更衣櫃前整理衣裝的他,背對著自己。只有聲音,傳達著堅定的決心。自己曾無數次猜想他當時的表情,卻在無數的排列組合預想後,覺得離真實越來越遠。
「不會吧!那是連我們三架格雷茲都打不贏的對手耶!」
「那時我們太小看對手了。我不會再重蹈覆轍的。」
「那麼,請至少帶我一起去吧!」
「你拖著那種身體跟來,也只會成為累贅的!」他終於轉過了身,看著自己的表情十分嚴厲,眼神卻很溫柔。
「但也不能……」明知道那只是他讓自己打消念頭的藉口,卻也無法抹去對自己不重用身體的憤怒。
「竟然要把小孩當對手……」
「奎克中尉?」
「拜託了,讓我自己去吧。我不想讓你們這些戰士蒙上汙名。」
「奎克中尉……」
「我並不想打仗。 可是如果這場仗非打不可的話……
艾因,我對自己的擅自行動感到抱歉。但要我殺了無辜的小孩,我辦不到。」
 
艾因從床上彈起來,急忙衝出房門,跑向公用的盥洗間。汗涔涔的皮膚被帶起的冷風吹起了雞皮疙瘩,冰冷的感覺讓他呼吸困難。無法在跑到廁所前壓抑反胃感,酸水從指縫滴落光潔的地板。弓著身跑到廁所,他馬上抱住馬桶吐了出來。
美味的羊排,香氣撲鼻的紅酒。這些東西都不屬於自己。蓋里歐特務三佐對為人如此和善,但自己卻不是配得接受的人。
落水的聲音讓更增添的嘔吐的慾望,眼淚與鼻水在冰冷的臉上爬行,狼狽至極。或許這就是自己應該有的樣子。骯髒汙穢,無力又無用。
明明奎克中尉對自己這麼好,在那個時候,卻什麼都做不到。
靠著馬桶邊緣喘著氣,艾因任由淚水落入滿是穢物的馬桶。
「誰在裡面?」迷濛間,好像聽到了熟悉的聲音。艾因想要發聲,卻被第二波湧上的嘔吐慾望打斷。
 

蓋里歐因為個人衛浴的燈壞了,只好走出房間到公共盥洗間來上廁所。但發現自動燈明明是亮著的,卻沒有一間廁所顯示上鎖,於是出聲詢問。
「有人嗎?」
突然一陣光聽就很難受的嘔吐聲從第一間廁所傳來,怕要是被嘔吐物哽到窒息就慘了,他趕緊上前查看。才推開門,就看到狹縫中熟悉的身形。「艾因?你還好嗎?艾因!」
好一陣子,都只聽到嘔吐聲與穢物落水的聲音。
「特務三佐……我沒事了……」好不容易等到廁所回歸寂靜,他竟然這麼回答,讓蓋里歐怒意湧上。
「你在說什麼啊!快給我讓開!馬上給我去醫護室打點滴!」
不顧他癱坐在狹小的個室,蓋里歐從門縫擠了進去,浮起全身冷汗、滿臉唾淚的他,往醫護室。
直到讓他在床上躺平時,蓋里歐才發現他已經哭累睡著了。對著從被窩裡被挖起來的醫官,他也只能叫他幫他打個點滴擦個汗,之後就被尿意催回廁所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