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6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BL] [R18] [咪卡歐魯] 鐵鏽 II

 

「比斯吉,我要接上去囉。」
「來吧!」比斯吉緊緊閉上眼,顯得有點緊張。
一直使用重型機具的他們,今天要的一次使用機動工兵來進行演練──使用漆彈擊中敵隊計算分數、奪取對方的旗子演練即結束,簡單易懂。
戰鬥用的機動工兵聽說會對大腦產生衝擊,因此大家都帶著一點緊張。自己裝實在太有壓力,於是便互相約好彼此裝載。
「──呃!」
「比斯吉!」
「……可以了……唔……」才剛說完,他就噴出鼻血,奧爾加趕緊拿出早已準備好的布幫他擦拭。
「拿著,我走啦。」
「好……原定計劃中間薄弱誘敵、兩翼夾攻。」
「嗯,守住目標!」敏捷地跳下來,奧爾加衝進自己的機動工兵。
深呼吸、吐氣,直到此時,他才發現扣環發出惱人的喀喀聲,牙一咬,硬是止住顫抖的手──
「……呼、呼……」頭好暈啊……資訊量真的不一樣呢。緩緩睜開眼,眼前的世界好像和以往不一樣了;但他卻無心慢慢體察,因為旁邊倉庫門已經打開,第三組也要趕緊出去列隊才是。
「走吧!比斯吉!三日月!尤金!」
 
這次的演練對象是新加入的絕賣人。
據說他們在演練之前,為了測驗手術結果,早已先行測試過戰鬥用機動工兵了。面對他們,靠硬拼是無法取勝的,因此才有了這個簡單的包圍作戰。
為了確實推進他們中線的進展,奧爾加會在中線營造中鋒挺進的態勢,因為他們可能會猜測自己就是指揮官;但實際上的指揮官卻是守護旗幟的比斯吉,只要三日月和尤金配合得好,自己取旗就不難了。
 
對方守旗的好像叫做昭宏,隊長但丁和自己一樣在中線──看來想法是一樣的。兩邊就這麼對峙了三秒,比斯吉才突然出聲。
「奧爾加,直接取旗。三日月尤金掩護!」
比斯吉還來不及說完,兩方漆彈就如驟雨一般落下。只見三日月靈活地閃躲左翼的攻擊,因而繞到了他們背後去。
「ミカ!你來取旗!」
被繞過的左翼不去攻擊奧爾加,反而衝向比斯吉。
「比斯吉!」奧爾加轉身射擊,卻感受到右側一陣強大的衝擊。
「你這傢伙!都丟給我嗎!」
「尤金別動!」看來他替他擋了一發,於是他繞過橫在前面的尤金,對但丁開了兩槍,接著回頭對繞到兩人背後的右翼也開了兩槍。
「──我搶到旗子了!」三日月的聲音帶著沙沙聲,但大家都聽得很清楚。
「喔!!!幹得好!ミカ!」
「呼叫整備,第三組演練結束。」比斯吉切換頻道進行報告。
「收到,到一號倉庫來。有得你們洗的了。」雪之承有點受不了似地回應。
 
 
走廊上,奧爾加看到但丁,便對他點了點頭,對方也對他點了點頭。
「你正要去洗澡?」
「嗯。漆彈的漆太難洗了。」這是真的。哪怕是奧爾加洗自己機上的兩發也洗了很久。
「你中了幾發?」
「托你的福……四發。」
「喔,我應該只射中一發吧?」
但丁瞇起眼。「兩發。我才射中你一發而已。」
「那要多謝尤金。我去吃飯了。」對他揮了揮手,奧爾加往餐廳去了。
 
迅速地洗完澡,但丁也到餐廳吃飯了。偌大的餐廳只剩下兩三人,他端了盤子,就看到比斯吉和自己打招呼。
「你好。」
「……你好。」
不同於端著盤子的他,比斯吉手上拿著平板滑啊滑,「克里斯市史」。
「那什麼啊……」一看就是官方文宣網站,密密麻麻的字讓人倒胃口。
「因為這裡沒什麼可以看……」因為身材圓潤的關係,比斯吉只要一笑,就讓人難以對他產生敵意。「怕自己忘記怎麼看字,就什麼都看了。」
但丁埋首吃了一陣,才抬起頭。「你可以連上資料庫嗎?」絕賣人的待遇不同,什麼都沒有。
「是可以……在倉庫裡面有一台電腦可以連上。但因為網路的限制太多,所以大部分的資料都看不了。」
「之後……如果有空,我可以幫你。」
「欸?!真的嗎?!太好了!」
相較於比斯吉明顯的喜悅之情,但丁對他露出了苦笑。「希望那時我還在啦。」
 
 
除了值夜輪班者以外,CGS一律晚上十點就寢。即使早上五點半就要起床,還是有些人翻來翻去就是睡不著。
三日月就是其中之一。
可能是白天的演練太過刺激,今晚三日月也鑽進奧爾加懷中,盡情舔吮他兩邊乳頭,最後甚至用牙齒啃咬,痛得奧爾加猛吸氣。
「ミカ……不要再咬了……」冒著會被其他人發現的危險,奧爾加忍不住輕扯他的頭髮,想讓他離開。卻沒想到他十分執著,牙齒咬著腫脹地幾乎沒入乳暈的乳頭,隨著他的動作拉扯。
「啊……!」摀住嘴,奧爾加腦中一片混亂。
明明發出了奇怪的聲音,三日月卻沒有放過他的打算,反而變本加厲地拉扯,甚至用舌頭抵弄乳珠。
「──不要、啊!」可能掙扎的幅度過大,床架發出聲響,在自己上方的尤金嘟噥了些什麼,翻了個身。
被逼得走投無路的奧爾加蜷起身子,卻尷尬地發現自己突然有了強烈的尿意,從尾椎竄上,強烈的讓腦袋都快麻痺了,於是焦急地拍打深埋自己胸前的三日月。
「我想尿尿了ミカ……」
才剛說完,分身就被他一把握住,奧爾加嚇了一跳,下半身反射性的用力──隨著解放的舒爽感,味道不同於尿液的液體就這麼迸發而出,讓他顫抖不已。
 
「奧爾加,這是什麼?」
黑暗中,奧爾加腦袋一片空白的喘著氣。而三日月沾滿黏液的手,就著麼湊到臉前,散發著熱氣的腥臭撲鼻而來,在沾染他的鼻口。
不知是否明白他的狀態,三日月舔了一口他的臉,當舌頭帶著濁液探入口腔,奧爾加的背脊不禁抖了抖。
濡濕的舔拭聲如同在腦中響起,舌面粗糙的觸感滑過柔軟的內側,好像液體的臭味都被他的唾液給中和了。
喪失時間感的昏沉之中,黏膩的吻已結束。
三日月輕巧地下床,過沒多久便帶著濕毛巾回來,替奧爾加擦乾淨下身,還幫他把內褲穿好,而他只能看著凹陷的上鋪,因消散不去的酥麻感而不時顫抖。
 
 
沙塵暴吹得鐵皮轟轟作響,少年們面無表情地回到寢室。
 
剛剛,趁著風沙驟停,所有人都被叫去挖坑。集眾人之力,短短一分鐘挖出的坑又廣又深。才剛完成,就看到大人扔下三個屍袋,又叫大家快點把坑填好躲回室內。雖然他們什麼都沒說,但只要眼神掃過絕賣人的隊伍,就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從這個月開始進入了沙塵暴的好發期,農民搶收的委託大增,因此孩子們常常開著卡車到各處的農場幫忙搶收;其中,絕賣人的出勤率最高,可能也是考慮到不需要愛惜使用吧。
三天前,進行最後一件委託案的隊伍在回基地的路上碰到了強烈的沙塵暴,憑著毅力,他們開著千瘡百孔的卡車硬撐回來。全員都送進緊急治療室,而其中三人呼吸系統嚴重衰竭,經過搶救還是回天乏術。
之前不管演練還是吃飯都會碰到面的人,現在被埋進自己親手挖的坑裡,大家的心情都很糟。
「……以後就見不到他們了。」因為一起破解資料庫防火牆的關係,比斯吉之前和他們多有接觸。他把平板放到一邊,失落的低語。
「我就說藏在倉庫裡的東西怎麼變多了……原來是你帶他們去的啊?」尤金問。
「因為但丁說羅比更擅長計算啊……」比斯吉倒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麼。
「……我熄燈囉。」奧爾加關燈後也回到床上,才剛躺平,三日月就準確無誤地握住了他的手。
粗糙的手帶著撫慰人心的溫度,好像從手開始,溫暖了因為悲傷和恐懼而變得冰冷的心。
 
寢室內非常安靜,但奧爾加就是知道,沒有任何一個人睡著。
和三日月牽著的手冒出手汗,他想擦擦。沒想到才剛動了動,對方就緊緊抓住他的手。
查覺到他的依賴,奧爾加的心瞬間軟了下來。他慢慢朝旁邊挪動,卻不小心碰到了床杆。
「搞什麼!還要不要睡覺啊!」上層的尤金煩躁的導火線被點燃,低吼道。
「尤金,不要亂叫啦。」
「看來沒人睡著吧……」
「抱歉啦,尤金。」奧爾加坦率道歉。三日月已經窩進他懷中了。
聽到他道歉,尤金也只是翻了身,踢了踢腳。「什麼嘛,你也沒睡著喔。」
「嗯。」
「比斯吉,你就哭出聲音吧,不然你憋著哭的那種震動很煩的。」
比斯吉吸了吸鼻子,有點難為情。「……抱歉。只是想到之後就看不到他們了,就覺得很難過……明明……明明就約好,要一起解開最後一組密碼的……」
 
「人死掉的話,就能隨時跟已經死掉的人見面了。」受不了這種沉悶的氣氛,奧爾加說。
寢室突然安靜了起來。
大家一同陷入了一個神奇的想像之中,以至於雖然恢復了寧靜,空氣中卻帶著另一種氛圍。
「……真的嗎?」過了許久,比斯吉輕聲問。
「嗯,我之前是這麼聽說過的。」抱緊懷中的三日月,奧爾加閉上眼。這是誰跟他說的呢?他也已經忘記了……
「所以現在,要盡力讓活著的人不要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