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738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咖哩艾因] 願いの重力 V

 

刷地一聲,醫護室的塑料隔間被拉開了,本來半睡半醒的艾因一下睜大了眼。
距離在多特殖民星與鐵華團交戰,已經是兩天前的事了。
鐵華團憑著庫德莉亞的直播發表、挾非洲聯合面臨的壓力,逃過一劫,而艾因卻為了保護自己負傷而歸。

「啊……吵醒你啦……」蓋里歐難得一臉煩悶,略嫌粗魯地從病床底層拉出平板椅,在他身旁坐下。為了減少船隻的負重,以及考慮在無重力狀態下的固定,船上大部分的用品都經過嚴謹的設計。
「艾因,身體好多了嗎?」
「……託您的福……」開口後才發現喉嚨乾得難受,連講話都略嫌吃力。
「你別說話了……」蓋里歐皺著眉,握住他的手。「剛才我接到父親的警告,這次的行動太過引人注目了,差點就被捲進非洲聯合那點破事裡……做為銷毀資料的條件,之後我們不能再進行主動攻擊了。」
「本來要以絕對武力守護世界和平的末日號角,做為正義的化身,是不能摻進這種卑鄙的戰鬥的……都怪我太過心急……」
艾因沒辦法多說話,只好回握他的手,看著滿臉懊悔的蓋里歐。
「身為末日號角的一分子,我對於統治局特意放任勞工持有槍械、好一網打盡的作為,感到無比憤怒。再看到鐵華團竟然出手幫助素不相識的他們,我就對於自己空有軍銜卻無法挺身阻止,感到懊悔不已。」
凝視著蓋里歐眸中燃燒著的堅強意志,艾因突然覺得心臟一緊……難道只是受一點小傷就躺這麼久,是因為內臟存在隱疾嗎?
「艾因,留在地球,和我一起整頓末日號角吧!」
被抱住的瞬間,好像有什麼從眼眶中流下來。
艾因閉上眼,咬緊牙關,努力忍住那像要把心臟撕裂的疼痛──雖然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如此難過。
 
 
經過兩天的休養,艾因終於能夠離開醫護室了。
從那天之後,耳邊常常浮現蓋里歐的聲音──「改革末日號角」,如此艱巨的任務,自己真的可以辦到嗎?況且雖然他對自己的出身隻字未提,但他是在明白一切的前提下對自己這麼說的嗎?
野心、私利、鬥爭與冷酷,經過三百年養成的權力體系,盤根錯節,只有身為鮑德溫家嫡子的蓋里歐,以及法里德家繼承人的麥吉利斯,才能有此雄心吧。而自己只是一介無名小卒,真能堪此重任?
沒有推進改革的背景、也沒有絕頂聰明,只有戰鬥能力獲得認可的自己,真能在那個沒有硝煙的戰場上,和蓋里歐一起戰鬥嗎?
而且說到戰鬥……不知道燕式的損傷修復得如何了。將如此貴重的機體託付給自己,卻沒有辦法打敗敵人……只能捨命保護他,聽起來就很沒用。但若連這點都做不好,那就太丟人了。
繃帶還沒拆掉,無法進行模擬練習;無法排解內心紛亂的思緒,去維修艙看看也好。
工作艙內,維修人員忙進忙出。
仰望已修復泰半的搜魔鋼彈,艾因回想它在戰場上的英姿。
正義的象徵,和平的象徵,武力的象徵。
特權的象徵,權利的象徵,鎮壓的象徵。
多麼想要相信,自己也有改變這一切的力量。
 
「別太逞強了,艾因。傷會好不了的。」蓋里歐人未到聲先至。
「……真是十分抱歉,我又白費機會,在戰鬥中讓那些人得逞……」
「幹嘛道歉?你是為了救我才會受傷的。」沒有忽略艾因的表情,他知道他尚在考慮自己之前的提議。「該道歉的人是我。沒想到會出現兩架鋼彈骨架型的機體。不,這也是藉口呢。無論如何,我欠你一個人情。」
「特務少校……我如果也……如果也去做阿賴耶識的手術,是不是就能贏過他們了?」
思考已久的提議,真的說出口,反倒輕鬆許多。但蓋里歐卻渾身一震,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你在說什麼啊?別提這種令人作噁的事。把那種東西植入體內,就再也不是人類了。」
「不是人類……我也曾被地球出身的同袍門這樣說過。」無視於他的反感,艾因目光低垂。「我有一半的火星血統……」
「艾因?」不能明白他為何在此時對自己提起此事,蓋里歐看向他。
「末日號角……不,地球人原本就只認同來自地球的純正血統,這點在火星也是一樣的。我的母親是火星出身,在身為末日號角軍官的父親庇蔭下才得以從軍的,但依然備受歧視。軍中只有奎克中尉,會對血統不純正的我一視同仁。」想起了過去在火星基地辛苦的時光,他的聲音裡帶著苦澀。
「奎克中尉卻對我說,身為人類的驕傲,和出身沒有關係,幫我找回了自我……於是我下定決心,周遭的人如何看我都好,我還是會堅持自己的想法。」
 
「這簡直就像在說,我跟瞧不起你的那群人是一樣的。」話一出口,蓋里歐就被自己帶著嫉妒的語氣嚇了一跳。
從前陣子開始,自己就變得很不對勁……碰上和艾因有關的事就會焦躁猶豫,看到艾因受傷,心臟更是像被緊緊揪住一樣,痛苦得連呼吸都停止了。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
看他惶恐地反駁……他只想捏住他的臉讓他好好正視自己的存在。
「沒關係。我第一次看到像你這樣的男人。」但他只能這麼說,接著把話題轉回公事上。「我們絕對要親手打倒鐵華團。」
「可是,繼續航行下去,就會進入地球外軌道統制聯合艦隊的管轄範圍,即使是七星家族,他們也不會允許您隨便行動吧?」
「這我知道。雖然我極力想避免向那傢伙低頭,但也沒辦法了……」長嘆一口氣,好在自己之前嚴正拒絕了這門親事,不然還不知道有多麻煩呢……「誰叫她是伊修家的大小姐呢……欠這一筆可虧大了。」
 
 
進行完模擬訓練後,蓋里歐前往重訓室。今天自己難得的煩躁,也不曉得是什麼原因。直到在跑步機上面跑了五分鐘之後,才意識到到底是哪裡不對勁。
如果艾因的母親是火星出身,那麼他對身體接觸的反感,該不會是來自於父親的花心吧?這麼說來,無論是開他的玩笑、還是抱住他的舉動……可真不恰當。
邊這麼想著,他邊打開跑步機的螢幕,輸入特別指令碼,調出艾因的資料。
「唔……竟然沒有母親的資料啊……」哪怕是做為正妻的養子也好,強調身家清白的末日號角,是不可能有這種系統漏洞的。但是資料上顯示他的父親並沒有妻子……連自己都被逼婚了,達登家不可能對家族成員如此寬容吧?更何況是現任當家的弟弟。
「那是因為我父親自殺了。」
跑步機的面板等級不高,無法隨著角度不同而隱藏訊息,艾因一進來,就能看見資料上自己的大頭照。經過剛才的談話,他到底在查些什麼,不用想也知道。
饒是蓋里歐,也覺得尷尬了起來。「抱歉,艾因,讓你提起這種事。」
「……沒關係的。您明明見到我的伯父卻沒有向他詢問我的事情,我已經非常感激了。」
蓋里歐不好意思說因為自己向來不喜歡他的伯父。人人都以為艾因是頂著家族光環升上這個位置,但在自己看來,是他的品格讓家族的名聲得以傳揚。
「我的父母是私奔結婚的,因此自有記憶以來就一直在搬家,他們兩人也難以找到什麼好工作,甚至到了就算生病也不能去醫院的地步,因為伯父傾全力在找尋他們。」既然都已經坦白了,艾因打算全盤托出。
「後來我母親過世了,父親為了我,回到達登家,並且答應娶一個體面的妻子好好過日子,但作為交換條件,伯父要安排我進入末日號角。」雖然記憶中,父母的面容已經模糊了,但當初回到達登家、馬上就和父親分別的往事,卻清楚刻印在心板上。
「沒想到父親卻在婚禮前反悔,奪槍自殺了。」
 
蓋里歐萬萬沒想到,艾因的過去會如此沉重。他走到艾因面前,握住了他的手,再次鄭重道歉。「艾因,非常抱歉。」
「您是值得信任敬重的長官,非常感謝您從前並沒有過問這些事。」忍住眼眶中的淚,他也鄭重地回握。
「即使軍旅生涯剛開始過得很辛苦,但一想到這是父親用自己換來的,就無法輕易捨棄。」
蓋里歐終於知道他眼中的光芒是從何而來的了。
超越渾渾噩噩的末日號角眾軍官,以堅強的意志以及對父母的敬愛,潔身自愛地活著。
「艾因……」面對如此高潔的他,蓋里歐一時竟無言以對,只能將他泛著淚光的深藍眼眸,烙印到心底深處。
這就是自己心目中末日號角應有的模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