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77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BL][咖哩艾因] 戀 I

 

聽見外頭傳來疑似搬家貨車的引擎聲,蓋里歐連忙走了出去,待看清真的是搬家公司的車,他才拍了下額頭,走回樓梯間戴上剛才被晾在一旁的手套。
粗糙的手套讓手指的感覺變得鈍鈍的,他無意識地搓著手,發覺之後有點難為情的放下,但又覺得哪裡怪怪的,只好不斷動著手指,無聲地彈起小星星變奏曲。
也難怪他這麼緊張。經過半年的等待,艾因終於租期結束,點頭答應和他同居了;至於說服的過程有多麼漫長,在此時蓋里歐早已拋之腦後。
 
「蓋里歐!」艾因從小貨車上跳下來,略帶靦腆地叫了自己的名字。
這是他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看著他較往常更為紅潤的面頰,原本就興奮不已的心情,如同搖晃過的香檳般滿溢而出──
一把抱住措手不及的艾因,蓋里歐不顧一旁司機詫異的目光,給了他一個熱情的吻。
 
 
艾因任教於末日號角學園,教授自然科學,直到前年才第一次接導師;蓋里歐則因父親忙於併購案,代替父親去參加妹妹艾米莉雅的家長會。
「你以前的教學觀摩我都有去,現在換你參加艾米莉雅的吧。」
末日號角學園歷史悠久、校風嚴謹,全家都是校友的他,也知道家長會一定要參加……但在忙得焦頭爛額的時候接到父親簡短的訊息通知,蓋里歐真的很想揍他。尤其在隔天因為公事遲到後,在會後被艾因生硬地提醒……

菜鳥老師!他真的知道自己是誰嗎?!
雖說有資格在此任教的老師,都是這裡的校友,但這種態度還是讓身為鮑德溫集團繼承人的蓋里歐非常在意,從此之後就對這個木頭腦袋的老師上了心。
艾因.達登,現年二十七歲,大學畢業後在母校實習,前年才轉為一般教師,今年接導師,副班導則是他從前的老師奎克。特別之處是他竟然不是從幼稚園開始就讀,而是國中才轉學進來的。身為校友,蓋里歐知道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事。
於是自己主動請纓參加妹妹的親師座談──「那時我有併購案,本來就打算叫你去」──但是父親毫不領情就是了。

在這麼一來一往的接觸下,他逐漸發現更多報告書上沒有提及的事情……他個性認真、容易臉紅、崇拜前輩奎克老師、不但單身,而且還從來沒有過交往對象……而且慢慢的,他和自己交換了手機號碼、甚至還約在學校以外見面……
認識的第二年,兩人一起度過第一次的聖誕節……在餐廳吃完晚餐後,看著他睫毛上的細雪,蓋里歐忍不住伸手撫上他的臉,用拇指輕輕撥開。他順從地閉上眼,再睜開眼的時候,蓋里歐突然有種想哭的衝動。心被脹得滿滿的,過多的溫柔讓他手足無措了起來。在自己的凝視下,艾因的眼中也逐漸泛起水光……兩人就在璀璨的街燈下第一次接吻了──
 
 
手中的紙箱沉甸甸的,蓋里歐突然回過神來,才沒踢到玄關處的鞋子,平安將它放在作為客廳和臥室隔間的落地書架旁。
這間2DK的小公寓,是蓋里歐考慮再三才決定的。
和艾因交往後,他很快地處理好手上的房產和資金,並且安排好工作,考取教師執照,迅速地做好獨立的準備。

以他的財力,能夠考慮的高級公寓和別墅多如繁星,但經過旁敲側擊,知道艾因不喜歡太大的房子,而且沒有傭人打掃會很麻煩……同時考慮到艾因害羞的個性,很可能會把自己關在房間裡。於是他牙一咬,就買了這間距離學校有點距離的小公寓,以「貧窮的」、「被趕出家門的」姿態,邀請艾因和自己同居;但他卻以租約尚未到期婉拒,直到前陣子才終於鬆口答應解約後可以搬來同住。

走進窄小的玄關後是不大的小廚房,廚具一應具全,流理臺面積也不算太小。再往裡面走是兼具餐廳與客廳功能的空間,沙發經過蓋里歐的挑選是兼具品味和實用的真皮收納型沙發,電視機的後面是做為隔間的落地方格書架同時兼做電視櫃,無論是客廳側還是房間側都可以放置物品,充分利用空間。
 
即使已經搬出那有如博物館一般豪華的家半年了,蓋里歐的物品仍不見增長,讓第二次來的艾因有點驚訝。暑假期間一路過來每戶都開了冷氣,一走進已經開好冷氣的房間,艾因忍不住抖了抖。
「太涼了嗎?」
「不會,剛好……」室內的氣溫的確很舒適,艾因只是不好意思第一天就提到電費問題。對蓋里歐來說電費應該也只是個零頭,這麼斤斤計較反而顯得自己很小家子氣。
「你的東西就這些了嗎?」
「還剩一床棉被,就沒有其他的了。」
「好,那我下樓拿,你先分類吧。」看艾因用手臂抹汗,蓋里歐體貼地說,不等他拒絕,就跑下樓了。
看著眼前的雙人床,還有兩顆並排的枕頭,背上剛才被他緊緊抱住的觸感還沒消失……艾因拍了拍泛紅的面頰,呼出一口長長的氣,轉身拆開紙箱。
 
整理的時間總是過得特別快,直到蓋里歐叫他去吃飯,他都沒發現已經快七點了。客廳的矮桌原來是可調整高度的,加上兩個舒適的人體工學椅,熱騰騰的飯菜配上紅酒杯和水杯,沙發旁的立式吊燈燈光渲染,狹小的空間竟顯出幾分高雅。
「哇……好香喔……」紅酒燉牛肉散發香氣,艾因嚥了嚥口水。拿起桌上的水杯,晃動的水波在薄薄的水晶玻璃杯中閃閃發光,顯得特別甘甜。
「我煮了很多,盡量吃吧。」蓋里歐拿了一瓶開好了的紅酒,動作流暢地替艾因斟上。隨著紅酒如同細絲般滑入酒杯,香味瞬間盈滿了整個房間。
艾因覺得眼眶有點熱熱的……蓋里歐不但離開了富麗堂皇的家,更為了和自己同居準備了這麼多……這個小小的公寓裡面的每一個角落,都充滿了他規畫上的細心,是自己無法想像的。
對面,蓋里歐已經舉起了酒杯,含笑看著他。
「紀念我們的第一天,還有未來的每一天。」
望著他藍色的眼眸,艾因低下頭,吸了吸鼻子……「謝謝你。」
酒杯相碰發出清脆的聲響,在溫暖的光線照耀下投下淡淡的紅暈。

 
放下酒杯,艾因才開始好好品嘗蓋里歐的手藝。
外面賣的紅酒牛肉燴飯常常帶著些許酸味,酒味太過突出反而破壞了平衡感。蓋里歐做的紅酒牛肉卻帶著溫潤的口感,和蔬菜的甘甜融為一體,如同雨水慢慢滲透土壤一般,讓人感受到滿滿暖意。
「還有需要什麼東西嗎?我們明天去買齊。」蓋里歐又啜了口酒,問道。
「目前只發現需要一個辦公櫃,文具有點多……」
大概沒想到竟然是家具類的東西,蓋里歐偏了偏頭。「你想放在哪裡呢?」
「嗯……茶几旁邊?」
沙發旁的原木茶几抽屜裡面已經收納了手電筒、膠帶、蠟燭等居家用品,在它旁邊剛好還有一小塊空間可以容納得下辦公櫃。
「好,我們明天去看看。還有什麼嗎?」
「嗯……我可能還需要去買套睡衣。」
「你沒有睡衣嗎?」
「嗯,我之前都只穿舊T恤睡覺。」
自己一個人住的時候還覺得沒什麼,但一想到要讓蓋里歐看到穿到破洞的舊衣服……還真的挺丟臉的,便趁著搬家的機會丟掉了。
對面蓋里歐的手頓了頓。「睡褲該不會是舊體育褲吧?」
「我不太習慣穿褲子睡覺……可能會考慮長版的睡衣吧。」
「……我有多幾件成套的睡衣,你可以先穿穿看。」露出堪稱燦爛的笑容,蓋里歐說。「料子和設計都挺好的,應該不會感覺到拘束。」
「那就謝謝了。」
他果然是個就連睡覺都要穿著整齊的少爺呢……艾因在心裡點點頭,提醒自己不要太不修邊幅。

 
吃飽飯,艾因非常自覺地收拾洗碗,蓋里歐把空紙箱和垃圾收好後就去洗澡了。聽著浴室傳來的水聲,他才對「和他人同居」浮現強烈的實感。
等一下洗完澡就要睡覺了。配合蓋里歐的身材加大尺寸的雙人床,兩人睡綽綽有餘……只是……
說來慚愧,兩人在此之前的接觸最多只有接吻而已,牽手和擁抱也是適可而止,並沒有進一步的舉動。身為一個成年男性,艾因當然知道性行為是怎麼回事,也對同性性行為有基本的常識,只是不知道是自己性慾淡薄還是太過忙碌,到現在都還沒有過經驗。
自他有記憶以來,母親在幼時已於貧困中去世,父親一邊工作一邊照顧自己,也曾在小小的套房裡做點家庭代工貼補家用,直到父親去世後被伯父收養,才接觸了完全陌生的上流社會。
末日號角學園非常排外,艾因也曾經在學校被欺負,只有奎克老師會幫助他,甚至關心他的日常生活,可以說是第二個父親般的存在。
依照約定,大學畢業之後伯父就會斷絕所有援助,因此艾因從高中開始便開始做一些不影響課業的打工,同時還要小心不要被學校發現,每天能夠確保睡眠時間就已足夠幸福了……是個除了學業和工作,什麼都不會的無趣男人。

直到和蓋里歐相識,他才知道,什麼叫做心跳加速。

 
「艾因,我洗好了,換你囉。」
「謝謝,這就過去。」
將抹布平鋪在檯面上晾乾,艾因脫下圍裙往淋浴間走去。蓋里歐穿著純白的浴袍從房間走出來,遞給他等等可以換穿的睡衣,艾因說聲謝謝,不敢多看迅速進入浴室。
水氣氤氛的浴室帶著淡淡的香氣,和自己帶來的肥皂很顯然不是同一個檔次的。將衣服放到架子上,摺得好好的浴巾上還放著一件自己的乾淨內褲。
「……」
雖然不知道蓋里歐是否連換洗衣物都讓傭人準備,但艾因只覺得他貼心到讓人害羞的地步。

打開拉門,之前放進來的盥洗用品不翼而飛,不想再為這種小事煩擾他,便直接用他的了。
馬鞭草香味的沐浴乳泡沫細緻,艾因舒服地嘆了口氣。竟然和他用一樣的沐浴乳洗髮精……身上也會有一樣的香味吧……想到這裡,他害羞似地用力搓洗身體。
等一下就要睡覺了……兩人第一次同床共枕……應該要洗乾淨一點才是!細細洗過全身,連腳趾都一根根搓過了,他才鬆了口氣。但當他和往常一樣伸手搓洗下半身時,卻有了一絲猶豫……
屁股……是不是……要特別清潔一下啊……
滿室的香氣突然旖旎了起來,心臟也以不正常的頻率加快。
艾因呼出一口氣,復又搖了搖頭,連洗劑都沒買,也不要想太多了!蓋里歐可能也累了……
綿密的泡沫順著水流滑下,身上卻沒有一般沐浴乳滑膩的感覺,反而非常清爽,讓艾因非常驚訝。走出浴室後,連浴巾吸水力都不同於以往用過的,尺寸也像是訂做的一般,比一般浴巾大了不少。
「……」蓋里歐真的知道什麼叫做平民生活嗎?
懷著些許不安,他換上睡衣,果然質料也非常舒適,就是尺寸大了點……而且褲子老是滑下來,他只好把褲頭和褲管都摺了好幾褶,才順利走出浴室。
 
 
蓋里歐坐在床沿,聽見水聲停了便站起身來,但過沒多久又坐了下來。
雖然也曾經有過交往的對象,但同居還是第一次,而且交往了這麼長的時間卻沒做,也是第一次……第一次的同床共枕,竟然能讓自己這麼緊張,說出去只怕認識的人會笑掉大牙吧。而且更丟臉的是,剛才在飯桌上他只不過說自己睡覺一般不穿睡褲,他就這麼興奮起來了……
想著絕對不可以一直盯著浴室門,蓋里歐特意轉開視線,看著床邊的床頭燈。這個漂亮的燈是從家裡帶來的,是兒時去威尼斯旅遊時帶回來的吹製玻璃鑲嵌座燈,藍紫色的燈罩,暖黃色的燈光,熟悉的光線,緩解了一點緊張的氣氛。
但沒想到一聽到開門聲,他還是反射性地看向浴室的方向──
「噗……」
艾因穿著自己的睡衣顯得特別嬌小,手腳都看不見了,明明褲管和袖口都摺了好幾褶……
「……很好笑嗎?」
看艾因就這麼站在浴室門口,沒有要走過來的意思,蓋里歐咬住下唇忍住笑意,走上前一把抱住他輕輕搖晃著,忍住想舔遍他全身的心情,吻著他的耳殼輕聲說。
「對不起……我緊張到笑出來了……」
靠在自己胸前的艾因似乎放鬆下來了,也伸手環住他的背,含糊不清地嗯了一聲。
「謝謝你今天幫我搬家……」
自然環住他時,手掌正好在他的臀部上方。隔著柔軟的睡衣,蓋里歐沿著他的脊椎一路摸到肩胛骨中間,深深吸了一口氣,嘆息般地說。
「你今天也累了吧?早點睡吧。」
感覺到懷中的身軀更又放鬆了一點,蓋里歐在心底苦笑。
早知道買大一點的房子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