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4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山獄文趴兔&PF爆笑改圖!!

 

 



毛巾 下篇


煩燥的後果是睡不著,睡不著的後果是很累,很累的後果是想睡,想睡的後果是翹課。

早上照例和首領一起上學,他準備到學校頂樓的陰影處補個眠。


「今天沒有看到山本呢……」

「……他今天晨練。」

心不在焉的獄寺沒有注意到阿綱的驚訝。

只是隨便問問就能得到回答,還是平常看起來很不和睦的人的回答,即便現在已經被里包恩訓練到不太會大驚小怪了,還是覺得很特別。

也許兩人的感情比想像中來的要好……?

 


在頂樓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醒來時已經快要放學了,想想回教室也會比較好和首領碰頭的他在下課時間到了門口。

 

「那個……請問……可以幫我叫一下山本同學嗎……?」

「嗯?」

正要進教室時獄寺聽到一個怯生生的聲音叫住了自己。

是那個遞毛巾給山本的女生。

昨天因為是從樓上往下看,只有大略的印象,現在靠近看來長的還真的蠻可愛的。烏黑柔軟的中長髮披垂在形狀小巧優美的肩上,大大的眼睛閃著水光,看似白皙的肌膚被害羞染成帶著透明的粉紅色。

 

「………………」

不發一語,他有些粗暴的拉開門走進教室直達山本的座位,那個笨蛋正趴在桌上睡得正香。

絲毫不知道剛剛有人為了他補昨天晚上的眠。

本來想要稍微拍他一下,沒想到手勁稍微大了些。

「……喂。」

指了指教室外的纖細人影,獄寺丟下揉著肩膀的山本走向阿綱的座位。

假裝沒看到那條被山本從書包中拿出、洗得乾乾淨淨的鵝黃色毛巾。

 

和走向它主人的他。

  

 

 

明天有數學小考。

平常就在幫阿綱補習的獄寺想當然耳在放學後來到他家,但是平常光靠猜就可以及格的山本不知為何也過來湊熱鬧。不是很大的房間一下子擠了三個正在發育期的男生,就連空氣都顯得沉鬱。

 

「吶……獄寺,我先去樓下幫忙一下……」

「喔。」

大概一個半小時過後,阿綱扶著桌子站起來,臉上還帶著常見的苦笑。

看來首領是累了。

幫忙什麼的從來都只是休息的藉口,這點獄寺很明白,也從來沒有戳破。

只是門關上的聲音無比明確的指出,現在這個房間裡,只有自己和那個棒球笨蛋而已了。

「喂,我要睡一下。等首領回來再叫我。」

往後一躺,獄寺準備用這段時間補個眠。雖然這樣晚上會睡不著,但是現在他實在是不想要跟山本大眼瞪小眼。

 

雖然沒想到這藉口般的睡眠還真的讓他墜入夢鄉。

 

 

嗶嗶!嗶嗶!嗶嗶!

床頭不知為何設定的鬧鐘響了起來。在準備醒來的獄寺腦中還在悠閒的想著沒想到真的睡著了。

只是天色竟是如此的暗?

過不了一秒,眼前稍為亮了點。

 

擋住光線的,是山本湊上來的上半身。

 

「你……你在幹麻!!??」

在腦袋開始轉動時,他才回憶似的想起剛剛嘴唇上那有點溼潤的觸感。

山本背光的臉龐不知為何充滿了壓迫感。

 

「……我以為你睡著了。」

聽到這樣的回答,獄寺幾乎可說是啞口無言。

這和睡著不睡著根本是兩回事!!

「你剛剛……剛剛……」

"你剛剛是不是親了我"怎麼樣都問不出口,卡在那邊像是跳針的CD。

對著紅著臉、一臉打擊的他,有人很好心的幫他說完了。

「我是親了你。」

房間一片沉默。

突然,獄寺大夢初醒般的用手背用力的擦著嘴唇,大力到讓人懷疑他是不是想要就這樣破皮。

「你有那麼討厭嗎?」

手被抓住,逆光的山本的語氣聽起來很平靜,但是獄寺確無法發聲。

 

因為對方的嘴唇又再度貼近。

 

體溫和氣味都是自己所熟悉的,雖然那隻壓在自己後腦加強這個吻的手讓人有些氣悶,雖然伸進來的舌

讓他十分無措。

 

雖然他發現自己並不討厭這個吻。

 

 

開了門的阿綱默默的把門再度輕輕關上。

雖然他其實很想問如果看到你的朋友在你家、你的房間、你的床上吻的不亦樂乎(而且還沒有要停下來的趨勢),到底該怎麼辦……。

 

 

 

日幕的球場,背影被夕陽染成金黃色的少年們準備稍作休息後回家。

突然,被女生團團圍住的山本看到不遠處一道熟悉的身影。還來不及出聲叫人,就聽到對方大喝一聲。

「拿去。」

凌空扔過來的一條白色毛巾,穩穩的落到他手裡。還來不及反應,又發現一瓶水向自己飛來。

身邊的女孩子們有些失望的一哄而散,但是誰也沒有有說對方壞話的意思。誰叫獄寺君是全校的秀才,相貌打扮氣質都是一等一的好呢。雖然叫廢柴阿綱老大這件事讓人懷疑他的智商用到哪裡去了,但是大體上他也是個學園偶像。

 

然後山本先是愣著看了看那條學園偶像丟來的純白毛巾傻笑了一會兒,再打開了礦泉水一口氣灌了半瓶。

 

真是可愛啊。

 

 

 

早上上學的路上依舊不太平靜。

雖然這樣的不平靜是老樣子,但是想著書包裡那條要還給獄寺的那條毛巾,還是有些小小的鬱悶。

明明想說兩人關係有些進步的說……。

 

他看向那個正在"關心"他偉大首領的銀髮少年,那種興高采烈的樣子,是對自己從來沒有過的。

這有點讓人不開心。

於是像是要吸引他注意般的勾上他的肩────「放開我啦!棒球笨蛋!」

 

對方急著轉身掙脫,猛地轉過身來,沒想到兩人的距離是如此的近。

被太過靠近的氣息騷動的,不只超速的心跳,還有緋紅的面色。灰色的眼睛突然冒出的水氣和不知所措是讓人如此的愛憐。

 

 

我絕對不是因為覺得他困窘時很可愛才欺負他的喔。







接下來這篇的時間大概 應該是設定在他們長大後的哪個時段...................

算是架空的故事吧XD
有耐心就看下去吧~~

 


戒指

 

大概是想要套住誰吧,戒指。

 

其實寧願一直相信這只是個黑手黨遊戲的。

任務結束後,山本武在淋浴間沖著不知道是誰的血。

有些黯淡,有些帶著鮮紅,有些已經凝固的血塊,從身上剝離,順著水流滑進排水口。如此的乖順,讓人難以想像它們的主人在死前有過那麼多頑強的抵抗。

雖然一直笑得很無所謂,但是他還是會害怕。

即使那種有關扼殺生命的恐懼已經差不多要備磨平了,但有時還是會讓他在夜半驚醒。

然後他就會抱住在身旁那個睡得正熟、擁有嵐之戒的人,緊緊的。

似乎只要有他,就可以替代一切。

一切他所失去的人事物。

 

例如那曾經閃閃發光的純真什麼的。

 

 

打著報告書,獄寺隼人聽著那若以似無、夾雜在水聲中的細小悲鳴,默默的又抽了口菸。

他知道那個天真到近乎愚蠢的男人是為了什麼才待在這裡,但卻殘忍的視而不見。

任務結束後山本說自己家比較近,想來這裡先沖個澡。但他知道他只是不想要一個人。想要待在自己身邊。

雖然知道那個全心全意愛著自己的男人已經被傷害的體無完膚,但卻無法放手。不管是任務、家族,還是對於身邊體溫的需要。

即便如此,自己卻無法給對方視為優先的承諾。這是一輩子虧欠。

 

被束縛的人心甘情願,而束縛他人的卻猶疑不定了。

 

 

這樣的夜晚山本特別能折騰。

像是要確認些什麼的,儘可能的和獄寺有最大的接觸。

不管對方是否已經快要在肉體的撞擊中暈厥,執拗的呼喊著對方的名字,抱緊他、佔有他,讓他所有的眼淚、喘息、汗水都屬於自己。

以證明對方還在身邊。

 

以證明兩人確實緊緊的套在一起了。




[其他]

今天上傳了上次PF的合照
雖然我很懶才傳沒幾張..............
請再等等謝謝XD


(抱歉很小張QDQ
我會傳到相簿的!!)

喔這張那時候我ㄧ直很想玩還拖人家下水XD
弟第無良不要再誇獎我了(靠)



這張是拿到照片之後才覺得可以這樣玩的XD



放心我和阿查的搞笑(?)默契已經很好了不用誇獎我們了(靠)



這個就是傳說中(?)的團照XD
看吧!!根本就是貴族中的貧民吧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