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不笑


不笑


你不對我笑。

即使你就在我身邊,還是讓人覺得孤單。

即使你也許愛著我,即使我得到了你的心,卻失去了你的笑容。


你會安靜的把頭靠在我的肩上,你會默默牽起我的手,但是臉上一樣是彆扭的表情。從動作就可以明白你對我的感情,但你還是沒對我笑過。

那種會閃閃發亮、充滿憧憬和活力的笑容,你只對一個人展現。

而我不是那個人。

 

即使我知道,但我還是愛你。

但即使我明白,我還是會難過。

 

 

 

藍波走進飯店房間,看到一起出任務獄寺低著頭迅速的把東西丟進行李箱。

安靜的房間只聽到收拾東西的細微聲響,神經粗如他,也知道一定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

對方沒有抬頭,只是動作僵硬了一下,接下來扔物品的動作越發粗暴。

 

「……山本遇襲,不知道能不能熬過去。」

 

用力的把行李箱闔上,愛琴海的天空藍的刺眼,讓逆光的獄寺的紅眼睛沒那麼明顯。

「一個小時後的飛機,走吧。」


 

 

高空的雲層隨著接近義大利慢慢轉暗,果然落地時當地正下著這時節有些罕見的大雨。

一路上獄寺沒有說過話,藍波也很識相的閉口不言,身邊這個男人看起來好像快要不行了。

也許傳過來的訊息錯了,真的性命垂危的是他才對。

藍波不知道自己能為他做些什麼。很奇怪,這個男人從來無法讓自己萌生憐惜,但是今天,當那種讓人暈眩的脆弱鋪天蓋地而來的時候,他突然好想握住他那冰冷的手。


出關的時候他一看到過來接機的家族成員,立刻二話不說迅速的跳上停在機場大廳前的黑頭車。明明以前都會稍微安排交代一下工作的,在前往醫院的路上他卻完全沒有提起這些事。

到底失常的,是現在的他,還是平常的他?


 

 

藥水味、白色、刻意壓低音量的人們、一臉嚴肅穿梭著的醫護人員、死亡的氣味,總地來說醫院是個無法讓人有好的聯想的地方。

在獄寺被帶到據說是那個笨蛋所在的病房之前,他就已經看到陸續被移出來的儀器。接下來見到的阿綱沒有抬起頭來看他,只是默默的幫他開了門。

首領幫自己開門,這種小事比不上床上躺著的那個人。

 

死白色的皮膚和輕淺的呼吸,儀器移出後空曠的病房,當不知是誰把房門帶上,這個房間就只剩下兩個人。

一個快死的人,還有一個跌坐在床邊椅子上的人。

 

獄寺盯著山本越來越泛青的臉龐,心跳的聲音大到將對方的呼吸聲掩過,握住的手摸起來已經跟屍體沒兩樣了。他貪婪的看著這個快要消失的生命,用目光描繪著這個瀕死男人,恨不得拿未來生命中可用的所有視力和腦容量來記憶。

 

 

就這樣過了不知道多久,又突然覺得有些厭煩。

 

獄寺撐起有些虛軟的身子走到窗邊無意識的開了窗,才一打開,爆豆般的雨聲讓他一震,在轉過頭的時候他發現,床上那個人的眼睛是睜著的。

 

幾乎可以說是踉蹌的撲回他的身邊,並且發現在他進入山本的視野時,發現對方的嘴角竟然一如往常的向上牽起。

 

「…………你回來啦……」

「嗯。」

那個笨蛋的聲音怎麼能這麼小?明明自己就靠的那麼近了啊!

 

「……一切都還順利嗎?……」

「嗯。」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問這種事!果然是個笨蛋!和我在一起這麼久了,半點都沒有變聰明。

 

「……我有好好保護阿綱喔……」

「嗯。」

但是我沒叫你去死啊!

 

「隼人……別哭……」

……

 

「……我喜歡你笑……」

……

 

「笑一個給我看好嗎?……」


 

似乎是說太多話了,山本的肺部傳來一陣怪異的聲音,然後獄寺就看到他痛苦的發出嘶嘶聲,肌肉開始痙孿。

人要死前總是這樣的,但這次獄寺無法清楚的看到,因為他眼前一片模糊,就像是淚腺壞掉一樣,許多鹽水湧出,焦躁的讓人想發火。

 

「怎麼可能笑的出來啊!你這個笨蛋!!」

一如往常的怒吼夾雜著哽咽,更多的則是面對死亡的無力。

 

獄寺隼人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這麼在乎這個叫做山本武的男人。相遇總是很容易,在一起也不見的多艱難,但是當真正的離別時,那種讓人恨不得從不曾認識的痛苦────

 

 


「……果然還是……不行嗎?……」



隨著痙孿逐漸停止的,還有呼吸和心跳。

接下來是話語、眼神。

最後才是這個人的靈魂。



「……喂……喂!!山本武你這個笨蛋給我起來!!不准死聽到了沒?!喂!我說不准死你聽到了嗎?……給我醒來、馬上給我醒來!!」




 

 

阿綱在病房外聽到了獄寺幾近崩潰的叫喊,默默的抱住了頭。

當時的情況很兇險,自己來不及反應,山本也來不及拔刀。在二十幾發子彈同時射出、以為自己死定了的同時,卻發現感受不到痛覺。

承擔自己痛苦的人,是已死的山本還是痛哭的獄寺?

 

阿綱不知道。


但他能夠確定,那個以往總是用最燦爛笑容看著自己的男人,已經"死了"。不管發生什麼事、經過幾年,再也活不過來了。

 

「打電話給葬儀社吧。一切選最好的用。」

 

 

 

葬禮冗長寂靜的像是一場沒有盡頭的惡夢。

各個家族前來弔唁的人沒有盡頭,組織內部的分配工作也讓人吃不消。

此時獄寺痛恨自己是"首領的右手",尤其是左手不在了的時候。

緊接而來的復仇也無法讓他開心,即使把對方全滅加上炸死所有的人,那種空虛還是無法消失。

 

總覺得,好累。

 


 

自從上次去希臘出差後就沒有回家了。

在打開家門的時候,看到還有些凌亂的客廳桌面,才覺得放鬆下來。

走到更亂的主臥室,上面兩個枕頭還放的好好的,寢具組是那個笨蛋送給自己的搬家禮物,據說當時的理由是反正他也用得到。

 

把自己的身體扔在床上,閉上眼睛,再睜開。白色的天花板白色的牆,柔軟的棉被柔軟的床,獄寺再次閉上眼,感受著對方最後的、殘留的氣息。

 

 

以前覺得說喜歡說愛是很噁心很肉麻很無聊很幼稚很孬很沒意義的,但是現在他只後悔為什麼當初沒有多說一些讓他知道。

雖然他一直都明白的。

但是沒有說出口的感情像是源源不絕的淚水,快要將他淹沒。

 

想到對方最後的遺憾竟然是沒看到自己對他笑,就想要大聲罵人。

那種情況誰笑得出來啊?!

 

但如此一來,連笑容都吝於給他的自己又算是什麼呢?

 

把頭再度埋進他的枕頭,感覺到它慢慢的濕潤,濕潤了有他最後味道的物品。

只是出個差回來人就不見了,床上空空的真的很不習慣。

 

可惡……怎麼會哭了呢?

在那種驚險的情況下首領沒事應該是值得慶賀的啊,為什麼要因為一個笨蛋掉眼淚?

 

……可能是知道那個笨蛋以後不能在自己身邊。

只是有些寂寞罷了……。

 



這樣說來那個傢伙還算聰明。

永遠的奪去了自己的笑容,大概終其一生都無法對誰笑了吧。


就這樣,一輩子都是他的了。

 


[其他]
還有續篇
篇名不能說說出來大家都知道我要寫什麼了(掩面)
有想要看續篇的人請愛用文章回覆功能謝謝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