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45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夢醒

夢醒

 

睜開眼,漆黑一片。

 

溫暖的被子蓋住溫暖的人體,身邊的呼吸聲和不安分抱住自己的膀臂,讓獄寺隼人安心的想哭。

突然很想要把身邊的他搖醒,說一些肉麻話。如此強烈的衝動幾乎要讓他實行了,但是最後還是放棄似的讓那種衝動化為淚水,靠上他的胸膛,汲取那熟悉的味道。

 

或許最希望他任務結束之後過來夜宿的,是自己才對。

知道他的平安,甚至可以摸清他身上多了多少傷疤、是不是又瘦了。

夢中的死亡是如此的真實,就連對阿綱些微的恨意也是。也許現在自己才是在作夢吧,為了逃避那種孤單而作的夢。

 

「……怎麼了?」

一隻大手輕輕的轉過他的頭,山本給他一個蜻蜓點水的吻。半醒的暗啞嗓音此時聽起來是如此的溫柔,讓獄寺本來已經快要停歇的淚水再次湧出。

 

「……沒什麼……」

今晚,自己是不是應該誠實一點,坦率的抱住他呢?即使在這種時刻口唇還是無法正確表達想要說的話,獄寺對這樣的自己很是失望。

懷著自暴自棄的心情,他有些粗魯的雙手環上他的脖頸,用頭蹭著他的頸窩。

過了一會兒又對自己這樣軟弱的行為有些鄙視,於是洩恨似的咬著對方。

 

山本沒有抵抗的任他像隻小動物般的咬著,甚至還一邊摸摸他的頭,將手指插入他髮中細細按摩著,讓他冷靜點。

 

好一陣子,獄寺停下動作,倦了似的安靜著不動。

「……喂。」

「嗯?」

閉上雙眼,他嘗試著想要說些什麼。

雖然是用非常非常細微的聲音,但他知道這樣對山本就夠了。

「我不准你死。」

「我不會死的。」

「不准受傷。……太嚴重的那種。」

棉被裡,獄寺抱緊了山本,雙手游移在對方的腰間。

「我會努力的。」

 

話才剛說完,山本抓住他不安分的手,迅速的啃咬起他的嘴唇,而對方也一反常態的積極配合,舌頭交纏的力道大到帶著些微的疼痛,指尖在幾個小時之前才退熱的肌膚上遊走,手掌的搓揉帶來更加熾熱的溫度。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

 

無論說了幾次,都無法將堆積在胸口直到疼痛的愛意表達。

所以只能這樣說。

「……不要離開我……」

接吻的空檔,深入對方身體的剎那,獄寺嘆息似的低語著。而山本沒有回答,只是認真的盯著他帶著過多愛意而顯得絕望的眼神,抓緊他的腰持續進入。

 

不是因為說不出口,而是因為就算透過口唇還是無法表達。

讓人即將毀滅的愛。

 

 

明明只有身體的一小部分連接著,為什麼卻可以讓人感受到就連靈魂都要被吞噬的快感呢?

因為剛剛已經做過了很多次,所以這次山本的動作很慢,更多的時間用在親吻,和用眼神傾聽對方無聲的話語。

渴望著更多更多的碰觸和體溫,那些都透過體內的肌理、收縮來接受。獄寺瞇起眼睛,看著微皺著眉頭、偶爾發出些悶哼的山本。怎麼有人可以承載著自己這麼多的愛戀呢?

 

「……我不會離開,除非這是你的希望。」

 

在十指交握時,戒指剛硬的觸感和人體柔軟的肌膚有了強烈的反差。

這讓山本不禁微笑。

 

原來在當時戴上這枚戒指時,就是宣示自己屬於那個正在身下一邊哭泣一邊吻著自己的人。家族什麼的,也是因為他才會有意義。

 

只要讓對方難過的事,他一件不做。

他會陪伴他無數次的夢醒,用體溫告訴他兩個人真的在一起。

 

一次又一次。

 




============================
請各位留言給建議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