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Bitter

趁著一天的工作結束,蓋里歐走向維修區深處。巡守人員只是和他點點頭,就到外面去了,只留了兩盞孤單的燈,照亮殘命巨大的身影。
「艾因,晚安。」坐進機艙,連上系統,他拿下面具,語氣輕鬆地打招呼。
在這個空間裡,沒人會在意他的外表、他的傷痕。他只是一個普通的男人,坐在這一片寂靜裡。
面板的燈光輕閃了一下,權作回答,蓋里歐呼出了一口氣,勾起嘴角。
「看我帶來了什麼!都快忘記今天是二月十四日了呢。」
艾因的大腦受到損傷,很難組織語言,但他的反應卻能夠傳達給蓋里歐……不知為何,他總是知道他在想些什麼。
「茱麗葉送我的。我猜應該是巧克力吧。」
艾因似乎很感興趣……像在凝視著他拆開盒子的動作。
「……竟然是伊歐古給她的啊,難怪會拿來送我。」精美的包裝紙下,是一個香檳色的小盒子。
拿起一顆印著艾里昂家徽的巧克力放進嘴裡,酒香和檸檬的微酸完美地融合在一起,夾心的焦糖片更是帶出多層次的口感。
伊歐古還真是有心,難怪他的部下們今天心情都那麼好。對於跟隨自己的人,他真是不吝於表達呢。而追隨自己的人……
「哈哈,艾因你也會想要嗎……」
狹小的空間裡,兩個靈魂屏住氣息。
橫亙在兩人中間的,是一條長長的河。
無法渡過的河。

『……對不起……』面板亮了亮。
蓋里歐將咀嚼過後的巧克力用力嚥下。帶著消毒水和營養液的味道。
「不要在意」,但到底是什麼事情如此不值一提呢?「不是你的錯」……但……
在他的沉默中,艾因還在思索著。
『……好吃嗎?』
不忍他繼續努力組織字句,蓋里歐眨了眨乾澀的眼。「其實也還好。艾里昂家的甜點主廚該換人了。啊,先不說這個,艾因你知道嗎,今天萊斯達爾說要再播一筆經費給慈善機構呢。」
一邊說著不著邊際的話題,蓋里歐閉上眼。今晚就睡在這裡吧……在這裡總是睡得比較好呢。
「……不久之後,一切就要結束了。」
螢幕逐漸轉暗,像是與他一同墜入夢境一般。
「晚安,艾因。」

 


鮑德溫家美麗的花園中,不遠處的玫瑰的拱架下,艾因正站在那兒等著。
蓋里歐快步上前,牽起了他的手。那雙看向自己的眼睛,帶著無比的溫柔,無須言語,便一同邁開步伐。
兩人擦著松樹的枝椏走過,只為嗅得一陣清香,濕地水畔,水仙一如往常,看著如鏡的倒影。經過槲寄生時,蓋里歐停下了腳步。
「吶,等一下。」
「嗯?」
伸手取下一顆漿果,他低下頭,在他唇上輕輕一吻。
「我還能親很多次呢。」
「什麼啊……」艾因低下頭,耳朵都紅了,卻沒有掙開他的手。
又取下了一顆漿果,他親了他柔軟的耳殼。「在槲寄生底下的人可以親吻對方,漿果有幾顆,就可以親幾次喔。」
「蓋里歐……」
一把將漿果整串摘下,他一把抱住艾因,輕咬他的唇瓣。「還能再親五次喔。」
艾因泫然欲泣地看著他,但在他身後的手卻輕輕地攀上了他的背。
「吻我。」
艾因閉上眼,顫抖著濕潤的睫毛,輕輕地將唇靠上。
柔軟的唇帶著害羞,才剛靠上,就被舔弄吸吮,膽怯的舌尖也被掠奪。不知過了多久,才氣喘吁吁地離開。
「……再來一次。」

 


「殘命,你在睡覺嗎?」雅瑪津的聲音帶著無奈,透過系統廣播傳來。
「……我起來了。」脫離夢境終末一片盛放的紫色風信子,蓋里歐嘆了一口氣。
「你這樣都不會腰痠背痛嗎?」
「這樣我睡得比較安心。」
「是嗎。那應該有作個好夢吧?」雅瑪津似乎一邊忙什麼,回答得慢不經心。
「槲寄生和紫色風信子……算是個好夢嗎?」
「嗯?至少是感覺很漂亮的東西啊。嗯……風信子長什麼樣子我有點忘了……啊,嗯,原來是這樣啊。」耳邊傳來點擊的聲音,沒多久雅瑪津就把畫面傳送過來了。
「這不是挺美的嗎。喔,花語是悲傷、道歉、後悔、憂鬱的愛……槲寄生是希望、愛、和平、寬恕……在槲寄生下可以親吻對方啊……嘿,這是指誰都可以嗎?」
「……」
「殘命?」
「……寬恕嗎……」
「什麼?」
蓋里歐抹了抹眼,再次戴上面具。「沒什麼,我這就出來了。」

打開駕駛艙,外頭清新冰涼的空氣湧入。他吸了吸鼻子,忍住想要打噴嚏的反應。
原來,自己希望獲得他的原諒嗎?
殘留在鼻腔的淡淡苦味,就像夢中他的吻,縈繞不去。

「原諒我的軟弱吧,艾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