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11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鮑德溫大宅的二三事

 

咖啡、咖啡、咖啡、咖啡、咖啡……
大理石扶手閃閃發亮,挑高落地窗的窗簾換上了深紅色,冷杉散發清香,僕從們忙著裝點上頭的飾品。充滿聖誕氣息的美麗宅邸,艾因卻對這一切視若無睹,拿著馬克杯逕直朝廚房走去。
穿過大餐廳、小餐廳,站在一般給主人家使用的小廚房吧檯前,他打開恆溫恆濕的櫥櫃,拿出咖啡豆,卻在聞到香氣的同時,想到今天已經喝了兩杯了。還是喝喝今年的特調茶吧──

 

「──保險套三盒、潤滑劑一罐,還要買什麼嗎?」是管家米蘭達的聲音。
「雖然看不出來少爺有需要其他用品的習慣,但也還是先準備好好了。」亞莉珊卓對於自己負責打理少爺起居可是非常用心的,早就發現少爺放在床頭櫃的潤滑液有效期限只剩下一個月了。因為那是少爺從公寓搬回來的物品,整理歸位時她都有一一檢查過;趁著季採購的時候,也一併將其他生活用品補齊,這才是盡責的表現。
「可是垃圾桶裡面沒有看過用過的保險套欸。」提出疑問的是凱瑟琳,她是亞莉珊卓的副手。
「少爺最近出差太頻繁了,可能之後就會用到。防水床墊──」
叩叩。
門外傳來拘謹的敲門聲,亞莉珊卓趕緊去應門,這才發現艾因拿著馬克杯站在門口,滿臉通紅。
「不好意思打擾妳們開會……想請問今年的特調茶放在哪裡呢?」
米亞啊地一聲,走到一旁拿起電話播打內線。
「少爺請稍等,館內的特調茶正好喝完了,現在馬上請備品室送來。」
艾因點點頭,和亞莉珊卓一同走出辦公室,回到隔壁的小廚房了。

 

看艾因幾乎是同手同腳地走回小廚房,亞莉珊卓也跟著緊張了起來。
在這個家裡,掌管家務的是尚未正式出嫁的艾米莉亞小姐,艾因少爺雖然是蓋里歐少爺的伴侶,但主要是協助他工作方面的事務,是個可以掌握著全世界七分之一資源的大人物。不過這樣的他卻非常謙虛,甚至可以說是靦腆……
小廚房的內線電話響了,備品室的人說已經出發了,於是亞莉珊卓便開始準備茶具。
「備品室距離這裡很遠嗎?」
沒想到他會開口,亞莉珊卓有點嚇到。「路程大概三分鐘就到了。還是待會好了我給您送去?」
艾因抓了抓頭,有點困窘的樣子。「我在這裡等就可以了。我是說……房子這麼大,管理起來很辛苦吧。」
「不會不會,這是我們的工作嘛。」她才知道是自己會錯意了,輕輕擺手。看他似乎暫時不想回房間,便嘗試搭話。「您還住得慣嗎?」
「我覺得這裡非常舒適……都快把我養懶了。」雖然生活基本不離那比從前公寓還要大的房間就是了。
見他動了動脖子,亞莉珊卓猜想可能是因為長時間坐在書桌前的原故。「如果您累了,可以替您安排按摩療程或是運動訓練課程,請務必跟我說喔。」
「好。」
備品室的人正好拿茶葉來了,亞莉珊卓手腳俐落地泡好茶,拿著大托盤跟在艾因身後走回房間,卻看到黛西從裡面閃身出來,正好替兩人開了門。
大概是看艾因在旁邊,她比了一個安靜的手勢就下樓了,亞莉珊卓雖然疑惑但也沒多說什麼,放下茶就走了。

 

回到桌前,艾因啜了口茶繼續工作,沒想到這一忙,就忙到天色轉暗。府邸的燈都裝有感光器,自動模式下亮度不夠會自動開啟。如果不是他想上廁所,大概不會發現都快到晚餐時間了。按著太陽穴,他從書房走進寢室,最後才到達更裡面的廁所,看著眼前的彩繪瓷磚稍為放空一下。
走出廁所發現床邊的小燈亮著,艾因一邊想著房間的燈應該沒有開啟自動模式吧……一邊走去準備關燈。

 

剛從法國回來蓋里歐快累死了,雖然飛機上有按摩師稍為緩解了一點疲倦,但一回家還是爆睡到現在。才剛想著差不多該起床吃晚餐了,就看到艾因和飄的一樣飄進房間,再飄進廁所,最後又飄了出來想要關燈,連自己回來都沒發現。
他的黑眼圈怎麼比自己還深啊……太可怕了吧!他才該補眠吧!
想到什麼做什麼,蓋里歐伸手一抓就把他往床上拉,嚇得艾因大叫,差點一拳砸到他臉上。
「是我啦!」蓋里歐只好坐起身來抱住他,再滾回床上。
「嚇死我了!你怎麼會在家!」艾因一臉驚魂未定,連拖鞋都忘記蹬掉。
「下午才剛回來的,沒看到你在房裡啊?」
「我一直都在……啊,可能是我下樓去倒茶了吧。」
「你怎麼一直用不慣內線啊。」蓋里歐起身拿起電話,並用腳把艾因的拖鞋踢下床。「喂,亞莉珊卓,我們晚餐晚點自己熱來吃,菜色下飯、份量少點的最好……嗯,行李交給妳了。掰。」
艾因躺在他的臂彎裡,無奈的笑了。明明在公寓時作菜整理樣樣通,一回家就變回大少爺,連自己休息時間都要管制,真是……
「笑什麼?看你黑眼圈都跑出來了。」蓋里歐的大手放到他的肚子上,舒緩了連他自己都沒發現的胃痛。「你只有咖啡喝多了才會想喝茶,現在一定還不餓吧,七點再起床吃飯。快點閉上眼。」
「好、好。」艾因只好笑著閉上眼。才剛閉上眼,額頭就被親了一下。
「別讓我太擔心了。」

 


一睜開眼,蓋里歐就坐在自己身旁。他帶著眼鏡,筆記型電腦的反光和床邊玻璃檯燈模糊了他身影的邊界。
「肚子餓嗎?」
艾因忍不住伸手摸了摸。
又把頭靠在他肚子上。
真的不是作夢啊……
「怎麼這麼愛撒嬌?」蓋里歐看他這樣坦率,真是連心臟都痛了起來,把電腦隨意地放在地上,滑下身來抱住他,像大狗一樣地嗅著他的髮間。
艾因沒有說話,只是不斷摸著他的背脊,把頭靠在他的頸窩。看他如此乖巧可愛,蓋里歐忍不住親了親他的耳朵。
「晚餐吃墨西哥捲餅好不好?」
「好。」一想到那帶著酸辣的滋味,艾因忍不住吞了吞口水。看了看手錶,原來已經九點多了,難怪有點餓。
兩人爬起來,披著浴袍跑到小餐廳,剛好凱瑟琳還沒休息,幫他們熱好餅皮捲好餅才走。兩人端著盤子和飲料回到房間,在沙發上窩著吃。

 

「這個禮拜還好吧?」
「還好……礦業許可的相關人士資料快作完了。」
兩人一邊吃飯一邊閒聊;就算兩人都在家,但各忙各的連說話的時間都很少。
「你別急,我知道人很多,慢慢做就好。」
「可是不是還有工會的協商……」
「我把那個丟回給漢米敦了。自己捅的簍子自己解決。我只負責帶總統去看賽馬。」
「那我也可以開始看之後時裝周的贊助……」
「艾因!」蓋里歐放下盤子,一把抓住他的手,氣得想咬他一口,但看來看去,最後只重重地親了一下。「我們可以不要聊公事了嗎?」
「……好吧。」艾因幫他倒了杯橙汁,塞進他手中。「那,法國怎樣?」
讚許地親了他臉頰一下,蓋里歐喝了口澄汁。「這次去開會的伴手禮,有香水工坊幫我們調了兩套香氛用品,等等洗澡來試用看看。喔還有我帶了超好吃的馬卡龍和蛋白脆餅回來,葡萄酒之後哈威說會再寄過來……」
看側頭看他一臉開心地叨絮,艾因突然覺得好幸福。
即使新工作還沒完全上手也沒關係,即使只有睡覺時才能看到他也沒關係,就像自己心裡總是有著他一樣,他心裡也一直想著自己。
「又想睡了?」接過他手上的空盤子,蓋里歐心疼地摸摸他的額頭和脖子,確認沒有發燒才鬆了一口氣。
和原本就生活在這個世界的自己不同,艾因捨棄了原本舒適的生活,來到這個緊湊而虛假的世界。面對惡意自己懂得如何優雅地閃避,笑著再給對方一刀;一次餐會提到的法案,將會影響數以萬計的人的一生,甚至可以覆滅一個國家。
再次回到這個立場,蓋里歐忍不住感謝上天,如果沒有艾因,自己這輩子都不會知道什麼叫做「平凡人生的快樂」,也不會明白要是就這麼過下去,自己將會失去些什麼。
「累了就去睡吧。我去放水。」
艾因點點頭,順手將吃完的盤子疊好,沒喝完的橙汁也冰回沙發旁的小冰箱。拿了入浴劑的蓋里歐又忍不住親了親他才進浴室。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