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一九八九最後一個紅色的冬天(中)



一九九一年十二月二十五


像是太久沒有上機油的鐘,這個家逐漸開始發出雜音,齒輪崩落,最後停止。
「立正!敬禮!」
雪剛剛停,夜晚陰霾的天空中,紅色的旗子從克里姆林宮緩緩降下。
「應該沒什麼要收拾的吧……。」
看到身邊的傳令兵帶著疑惑的轉過頭來,伊凡苦笑。
「沒事,自言自語而已。」


華麗髒污空蕩蕩的屋子,彼此同住卻也不同心。即便如此,還是曾經覺得只要有人在身邊,不管是誰,都能成為漫漫冬日的安慰。
只不過,最後還是被留下來了啊。自己。






旅館內的小咖啡廳,因為晚了,人已經很少了。從玻璃窗望出去一片模糊,白色的霜雪蓋住外頭漆黑的景色,伊凡盯著一會兒就把注意力轉回手中的酒。透明的,散發出香氣的液體,從食道滑落,順流往四肢而去。
好溫暖。


「先生,不好意思,我們要打烊了。」
「嗯,我知道了。」
把零錢放在桌上,伊凡起身準備回房間。只剩下幾個服務員值班的大廳有點空,就連腳步聲也特別大。最近不知道怎麼了,常常處於這種空曠的狀態中。


不過這種稍為寂寞的心情,在走到房門口之後就消失了。


被一件件深色大衣包裹著的一團物體,蜷縮在被昏黃走廊燈照亮的房門口,只有那一頭醒目的銀白短髮昭示了來者的身分。
「……。」
看樣子應該是等到睡著了吧。想著這個人也只有睡著的時候最老實,伊凡伸手順了順他的髮流,帶過耳邊時輕輕劃了個圈。
還是沒有醒來。
「嗯,睡在走廊上還是有點冷吧。」
蹲下身把基爾打橫抱起,右手騰了幾隻指頭開了門,並且把暖氣打開,最後,把人放到床上躺好,非常流暢的動作。
微笑的看著他,伊凡心中有著如同早已認定馴養失敗的寵物回到身邊的喜悅感。分別之後就沒有再見過面,基爾如同逃離一般的走了,而現在的情況,大大的出乎自己的意料。


其實被放在床上的那一秒起,基爾就醒了。
為什麼要在他眾叛親離之時回到他身邊呢?明明大夥中最討厭他的人就是自己了,甚至還曾經在逃跑被抓回來後,差點被他用小型鐘擺斧砍掉小指……。


「還在睡嗎?真傷腦筋。」
對方的氣息越來越近,呢喃似的語調貼上嘴唇,基爾吞了口口水。
「如果現在不起來,之後就沒有機會囉。」
感覺到自己的瀏海被撥開,髮根被輕觸的感覺非常舒服。
落在額頭上的吻也是。
順著自己身體、如同孩子拆開禮物的手也是。


「我不會停的喔。」
他在耳邊濕潤的氣息也是。












寫這篇文我想要寫的場景有五個
一是我上篇那個空曠客廳中的玻璃瓶聲響
二是蘇/聯解體後伊凡的心情
三是圍牆倒塌後兄弟不同心(這個問題直到現在都還存在
四就是鐘擺斧~~~~啊~~~~~~~~那是刑具的浪漫啊~~~~~~~~~(尖叫
切小指感覺超棒的
明明不會致命
但又超恐怖wwwwwww(超有伊凡的感覺 雖然我知道不是他發明的XD
五是下篇H文出現的咬後頸


本來想說只要上下篇的
但是搞不好就連下篇結束之後都還會有番外篇XDD
原本想說H片段想要寫一點點帶過
沒想到我還寶刀未老(????????




總是不小心越寫越長
尤其在鬱悶的時候..............
好想要一覺不醒
沒想到就連噩夢又來跟我搗蛋..........


活人跟死人沒多少差別
我討厭獨自一個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