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In your eyes, in my eyes. (1)


In your eyes, in my eyes.

 
[娜塔莉亞]

娜塔莎端著裝著熱水的水盆,敲了敲房門。聽不見回應,於是她自己開了門走進去。
哥哥蜷抱著肩,坐臥在床上。
強壯的身軀在此時看來如此渺小,好像連自己都可以輕易擁抱。
 
「哥哥。」
四周的牆壁傳回自己的聲音,娜塔莎微微地傷心。只是她從來不肯也不願顯露出來。畢竟是家人,連這種地方也像,真讓人哭笑不得。
 
「哥哥。」
這次聲音小了點,也帶了些懇求的味道。
她看到哥哥好像很痛,要長出翅膀般地疼痛著──但他終究沒有長出翅膀來,只是一直用手摳抓著撕碎自己。
 
「哥哥。」
她很討厭基爾伯特。
她很討厭那個自以為是又不聽從命令的男人。
但此時她希望他在。
 
「哥哥…。」
最後,她終於聽見她兄長帶著哭腔的回答,雖然不是叫著她的名字。
「……基爾…。」
 
娜塔莎再也無法忍受,她扔下水盆衝過去抱住哥哥。她多麼希望自己能夠變成那個討人厭的男人!就算是付出一切也不在乎!
但在自己纖細的膀臂下,哥哥仍舊不斷地顫抖。她忍不住猜想,要是哥哥真的長出翅膀,應該會直接飛向他吧。
就算被灼傷、墜入深海,他也是願意的。
而自己只能看,看著他掉下去,留著無意義的眼淚,無法挽回。


 
 
[基爾伯特]

陰暗的地窖中似乎放有很多東西,但是在此時看來黑糊糊地一片,將許多可能與不可能遮蓋。只是這片黑暗並不能掩飾那高大男人的削瘦與蒼白,即便那頭淡金色的短髮已經失去光澤,那病態的白皙仍然像針一樣插在渾沌的黑暗裡。

「你的願望是什麼呢?」一個全身衣著漆黑的人問。
彷彿等了這句話很久了,男人鬆了一口氣──以常人無法察覺、但是自己就是知道的表現。收起一貫放置於臉上的笑容,他平淡而堅定的說出埋藏在心底的願望。
「我希望

 
這個夢到這裡嘎然而止。
一向認為自己和異教徒的魔法扯不上邊的基爾睜開雙眼,才剛破曉的陽光在拉起窗簾的底下徘徊流動。此刻如同隱喻般地光明和方才夢中昭示的深幽是如此的充滿對比,甚至讓他有種受到嘲諷般地不快感。
從溫暖被窩中他抬起手,將額前的頭髮往後扒梳,希望自己清醒點。冰冷的空氣讓他瞬間起了雞皮疙瘩。
好冷。
雖然離開很久的那裡,就連在夏天也是如此的溫度。
 
身上的肌肉組織不自主地抖了抖,因為氣溫而有的自然反應,沒想到卻因此驚醒擁抱著自己的男人。
那個男人有著健碩的身軀、和自己相似的端整容貌以及閃閃發光的俐落金髮。
年輕的男人。
他說他是看著自己的背影長大的。
這也沒辦法,誰叫他是弟弟呢。
在他下巴印下一吻,他馬上圈緊手臂,深怕自己離開一樣。
 
是啊,已經受夠了離別的日子。
 
因為出征而疏於照顧,因為戰敗而生離死別,自己總是早一步離開他身邊。
他的確是望著自己的背影。沒錯。
而站在自己面前的,總是那個明明痛苦卻仍笑的一臉燦爛的男人。
但是那苦痛與自己無關!過去是!現在是!未來也會是!
 
曾經離別的時光是如此漫長,現在,自己要全部留給威斯特。
他唯一的血親,唯一的王。
 

 
日上三竿,再醒來時,床上已經只有自己一個人了。伸了個懶腰,基爾估計等等到飯廳時桌上已經擺滿了豐盛的早餐了。
弟弟真的超級體貼,什麼事都幫自己設想好了。茶來伸手飯來張口,家務事從不用自己操心,連個僕人都不用請。(雖然這樣說好像有點壞)。以前在那個荒原似的家,托里斯他們每天都忙得夠嗆,還是有著作不完的事,哪像弟弟做事那麼俐落!
反觀那個大塊頭,只知道撒嬌、給自己添麻煩,一定要蹭著自己賴床到最後一刻,就連吃個早餐時都要避開他的偷襲。
 
「……」
不該想那麼多的,也該起床吃早餐了。
他撐著床坐起身來,觸手可及卻是冰冷一片。
 
身邊空位的冰冷倏然沿著痛覺神經灼傷了他的心臟。
 
用力甩了甩頭,基爾很是慌亂。
難道自己已經習慣了那個溫暖的牢籠?
感到恐懼也是沒辦法的事,因為他自己知道,無法築巢的鷹,再強壯也無法抵抗寒冷。
 

================================================================ 
 
曾經想要停止的作品又開始寫了。
原本想要以童話風格的短篇形式寫作,但是真的開始動筆後發現無法割捨的部份實在太多了,於是變成了中篇。(所以凡子,對不起了XDDDD

這篇作品的起緣是某天想要寫冷/戰後西東兄弟在一起的生活。我很喜歡那種兄弟之情,血緣相連,對於成長的憧憬。
但是即便是一點點的、一個人的旅程,還是會遇到誰,而那個誰,也許對他們中的某人永世難忘(好啦我骨子裡就是露普+獨伊的啦XD
當時想要同時寫四個方面,但是有點心有餘力而不足,於是就變成現在露普的故事了。如果有人想看的話,我想我也會把獨伊的部份補齊。(有人嗎?XD
 

對於篇名的印象是同一件事在不同人眼中的樣子。有點像是鏡子,但看到鏡中影像的人不只有自身。

 
另,其實妹妹的名字是娜塔莉亞,娜塔莎有點像是暱稱或是小名的叫法。只是我叫習慣了,要是不寫娜塔莎我會覺得很怪,寫不下去。
 
雖然答應凡子要讓露樣性福(欸不對XD是幸福!!),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
我以為我本子裡番外篇的交換枕頭已經是露普這配對幸福的極限了XDDDDD
其實我現在也有點不知道幸福是啥東西了XD不就是窩在一起嗎?XD
露樣只要看到阿普就會覺得幸福到全身發抖了,讓他幸福其實有點簡單XD

唉,我再想想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