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認真的勝負


 認真的勝負

「認真的話就輸了……」,他總是這麼說。
「所以你才老是被甩」,而我也總是這麼回答。
話雖如此,陪他喝酒的我,可是認真地在當他的朋友。當然這件事半點都不簡單,何以見得?看我幫他清理嘔吐物的次數就知道了。

「啊啊~為什麼你這種爛人可以過得這麼滋潤啊~」他激動地拍打桌子,使得我剛幫他斟滿的啤酒泡沫噴得滿桌。好在桌巾已經在上次因為同樣的理由拿拿去洗了……我一邊想著不相關的瑣事,一邊冷下臉、站起身來,作勢走人。
「我先走了。」他家的咖啡色大門在我看來簡直就像逃生口,讓人想要馬上狂奔而出。
「欸、欸……但是做為朋友你真的好得沒話說……」
「你的『但是』讓我更火了。」
「但是……」
「別再但是!」
他露出彷彿無路可退的神情,但要知道,快要無路可退的可是我啊!
「你交往的對象換太快了啦!」他突然大叫。

「……唉……我明天有早課,先回去了。」
明明我也才剛跟交往對象分手,為什麼要被醉鬼這麼說啊?當然,提出分手得我也受到夢想破滅的打擊啊──理想中的愛情──什麼的。
當然在分手過後兩天又有了新的對象……這也是另一種現實啦。
不過這也並不代表我是個爛人,或是我過的很滋潤,這之類的。

「唔啊……你不要走啦。」來了,醉鬼的絕招!他開始不擇手段了。抱住自己的腳以自身的重量進行某種程度的妨礙,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突然覺得當他的朋友真是太累了……。

「吶,既然知道認真會輸,那幹嘛還認真?」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啦!」
「基本上,會把這句話掛在嘴邊,你就已經沒救了吧。」
「唔……。」
「好啦,眼淚擦一擦,把酒喝完,我回去時幫你把垃圾丟一丟。」
「喔、嗯……等一下喔。」
看到他果真老老實實地把酒喝完,再像變了個人似地把桌面收拾乾淨,再怎麼不高興,氣也消了大半。
看來今天的事情會比較好解決,他會乖乖洗澡睡覺,老天保佑,也不會半夜打電話給我。
「再見。」
「再見……謝謝你。」

經過彎彎曲曲的樓道,走下半長不短的樓梯,關上他公寓的鐵門,深夜的街道只剩下便利商店和路燈是亮的。
手上的空啤酒罐喀喀作響,直到我把他們扔進垃圾子車裡才發出砰地一聲。

他總是認真所以總是輸,而我總是抱著試試也可以啊的心態所以……嗯,我不覺得我贏了,畢竟還是喪失了某些可能啊。
不過我想我會繼續試下去,而他也會繼續認真下去。
我的未來會在四十億人口中逐漸縮減,而他的未來會在兩個三個四個人之後增加。
然後我總是會生他的氣,他也總是會生我的氣。
我總是會陪他喝酒清理他的嘔吐物,而他也總是被我灌醉流出我所不會流的淚。

啊啊,其實頗公平的。
沒有勝負,我們都很認真。
只是方向不同罷了。




「呦。真巧!」
「啊!真不巧……」
這家燒烤店是我很喜歡的燒烤店。先不說價格便宜,店內用餐白飯可以吃到飽簡直就是德政!
不過在這裡碰到好友正在跟女朋友吃飯,還真是……。

嗯,先聲明,他的確是我的好朋友。不過在經歷過一個一個又一個的「女朋友」之後,我已經從剛開始的美美、麗麗、小花、大花、豆豆、點點畢業,變成了一個連對方到底是不是人類都分不清楚的人了。
總之,他交往的記錄已經超過自己的腦容量。剛開始還會在被甩之後的喝酒會中幫從前那許許多多的、我認識的「女朋友」出氣、大罵好友是爛人……雖然現在想想還真的挺沒意義的,不過能夠把事情做到這種地步,除了嫉妒和羨慕以外,其實還有深深的佩服……。

無論如何,碰到任何一個在過去、現在、未來與他交往的女人,只會讓我困擾而以。

「呃、嗨……」
此時一個耳熟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聽起來很像是我有一段時間的早安鈴聲。於是我轉過頭,往聲音方向一看,卻看到前前任女友瑪莉坐在好友的「女朋友的位置」上。
「呃、嗨……」我只能如此回應。

對啊,我失去的不見得他也會失去,這樣,可以反推他失去的我不見得也會失去嗎?
不過如果是這樣的話他大概會接收很多很多人的前女友,而我大概只能接收他百分之一的前女友吧。
啊,無論如何,這些貌似有道理的推論不應該在此時佔據我沒剩多少的腦,雖然這搞不好是一種麻醉作用……。
不過我也不知道我想要麻醉些什麼,亦不想在此時思考這種深奧的問題。
無論如何,既然我來這裡的目的是吃飯,那我吃飯就對了!
於是碗中的白飯就被我像看待敵人似地,迅速地消滅。




「瑪莉,你好了嗎?」
「我再擦個唇蜜……」
「電梯裡有鏡子啦!」
「好了好了!啊!我要換個皮包!」
「……那我去上個廁所。」
「好、好。」

又是一個瘋狂夜晚的序幕。
漫長到不行的晚餐,還有漫長到不行的KTV之旅。整夜不睡換得的是隔天早上卸了妝之後的黑眼圈……可能還有新冒出來的痘痘。
當然,這種苦差事也是有可能換得一些比較有用的獎賞──新的男朋友──什麼的。
當然,這是不是個「好」獎賞,沒人知道。

「欸,我說,你該不會是和傑森分手了吧?」
潔西卡的聲音從廁所裡傳來,我嘆了口氣。
「對啊。」
「你之前不是還說他是個多棒多棒的男人嗎?怎麼這麼快……」
「快的不是我,是他好嘛。」
「欸,他早洩?」
「不是啦!我是說分手的速度!」害我唇蜜塗太多,整張嘴看起來油油的,有點噁。
沖水聲和她的笑聲同時傳來傳來,讓我突然有點絕望。
「唉,突然不想出門了。想想,人啊真沒個好東西。」
「別這麼說嘛,妳既然對壞男人累了,怎麼樣,要不要回頭看看妳那個老媽子男友的好?」
潔西卡打開廁所門的氣勢簡直就像打開皇宮大門一樣,即便她還一邊拉她的絲襪。
「你是說彼得?他啊……」我一邊用衛生紙抿掉多餘的唇蜜,一邊回想有關於彼得的片段。「他比我更理想主義。」
「怎麼這麼說?」潔西卡穿上風衣,撩起的長髮帶出陣陣香味。
「他啊……不是在尋找兩人交往下去的方法,而是在尋找兩人分手的理由。」而我則是打開帶著異味的鞋櫃,找尋今天的玻璃鞋。

太糟糕了,完全沒有出門的心情。
一直碰到這些爛人,總覺得不管是夜晚的行程還是戀愛的行程,都排滿了垃圾。
該不會我的人生就在這些可有可無中消磨殆盡吧?
「走吧,再不走妳就會不想去了對吧。」
突然,房間一片黑暗。只有潔西卡背光的身影被玄關處門燈塑造成汪洋中的燈塔。
拎起皮包,踏進低跟的高跟鞋,我回以苦笑。
「提醒我今天不要喝太多。」
「拜託,碰到好對象的時候妳可是比我還ㄍㄧㄥ呢。」

出了門,公寓的電梯總是停在三樓,想著偶爾走走樓梯也不錯,我率先走下樓梯。
「妳這樣走腳不會痛嗎?」從後面跟上的潔西卡問。
「妳早該買雙好一點的鞋。」我回答。但其實我很明白,只要是高跟鞋,再貴再好都是會痛的。
但又不能不穿。
煩躁瞬間湧上,我加快腳步,想要走到街上吹一吹涼爽的秋風。只是突然,我看到三樓電梯口的兩個人影。
是傑森和彼得。
我都快忘了彼得和我住同一棟樓。

潔西卡也看到了。
「那不是……」
「噓。」
「但是……」
「相信我,我比妳更驚訝。」
喀啦喀啦的高跟鞋聲響在寂靜的樓道裡分外刺耳,我心想就算干擾到他們也無所謂──誰叫他們要背靠著電梯按鈕接吻,誰叫他們要讓我走樓梯,誰叫他們──

我不是第一次問自己,為什麼要化妝,為什麼要穿高跟鞋,為什麼要把自己弄得漂漂亮亮然後變成某個人覬覦的對象。
我跟彼得分手時說了什麼?
「可不可以不要這麼認真!」
傑森和自己分手時說了什麼?
「沒想到妳這麼認真。」
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在意什麼、又忽略些什麼。

「我們別去KTV了,我朋友介紹我一個安靜的地方,去那邊喝喝酒吧。」
潔西卡用力把我造型了三十分鐘的頭髮揉亂,雖然那個力道比較像在打我的頭。
「可惡,妳都把我頭髮弄亂了,要我怎麼去酒吧。」
雖然那個觸感比較像在摸我的頭。
「那……妳要不要來我家喝酒?」
距離……只比接吻多一點點。
「不。」我果斷地拒絕。看到潔西卡瞪大仔細上過睫毛膏的雙眸,一股惡作劇的興奮突然讓我情不自禁拉過她的長髮。
「我們到彼得家去喝酒。」
然後吻了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