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795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辛←賈]沒有味道的男人(上)



「如果年紀大了體力也不行了,那麼夜晚的玩樂也該適可而止吧。」

賈法爾的聲音不大,但是在辛巴達聽來卻有如五雷轟頂。
撐起不知何時已經和桌面相親相愛的頭和手臂,擦了擦口水,他有點心虛地看向賈法爾。
「這是需要您裁決的文件,我在上面已經做了註記了,可供參考。」
看他面色不善卻無發怒的跡象,辛巴達鬆了一口氣。
「好,我今天就會做完。」雖是如此,他還是討好似地說。
昨晚和自己過夜的,是一對美貌的雙胞胎姊妹花。兩人都非常熱情,因此今天自己也特別疲勞。
也許是感受到他的罪惡感,賈法爾先是一愣,而後苦笑。
「我看您今天還是睡個午覺吧。」
看到他瞭然的笑容,辛巴達也只能回以狼狽的表情。

也是呢,在這個國家裡發生的任何一件事,都無法瞞過他雪亮的雙眼。
但即便如此,自己還是下意識地希望他什麼都不知道,而他也以拙劣的演技表現出被自己蒙混過去的表情。
兩個人都如此愚蠢,盡做一些沒有必要的事。
「真的這麼不舒服嗎?」
看他久久沒有言語,賈法爾問。
「沒甚麼。我只是在想事情。」
「那麼我等等請人泡杯香草茶吧,應該會舒服點。」
「喔,謝謝。」
隨著房間的門被關上,辛巴達也重新振作精神,拿起第一份文件──

۞

因為睡了午覺的關係,下午的工作效率很高。在辛勤工作一天之後辛巴達吃完晚餐沐浴後就睡了。可能是因為太早睡的關係,清醒時還未到破曉之時。
宮人在依舊陰暗的長廊將燈火吹熄,如此一來,此時的宮殿反而是一天當中最為陰暗的。
想著好一陣子沒有活動筋骨了,他往花園走去。

不同於他處的陰暗,噴泉旁幾盞油燈正散發光亮。
一旁的空地傳來森森風聲,銀色的暗器在光芒照射下熠熠生輝。
如同受到蠱惑般地靠近,下一秒耳邊就飛來三角形的暗器。
他一手抓住。
賈法爾的所有他都瞭若指掌,就連攻擊的模式也是。
順著他拉跩的力道到他的身邊,給了他一個燦爛的笑臉。
「早啊。唔!」
賈法爾的手肘以極近的距離攻擊他的腹部,無可閃避之下只能硬生生地挨了一下。
「這招是為了你特別發明的。心存感激吧。」
「……謝謝,我只是大意罷了。」賈法爾突如其來的舉動讓辛巴達的好勝心突然被激起,於是他問。「比一場?」
「體術?」
「用武器也太不公平了。」
「……那麼請您小心了。」
將暗器收回身上,賈法爾蹲起馬步呈備戰姿勢,而辛巴達依舊輕鬆地站著,但他的眼神險露出了對戰鬥的狂熱。

兩人盯著對方好一會兒,不斷移動彼此之間的距離,等待且尋找出擊的時機。
天漸漸亮了,他們能在對方臉上看到那種專注與興奮。
在真正的肢體接觸之前,是意志力的碰撞。就算只是比試,卻誰也不想輸。
「王……」不知情的宮人遠遠地看到兩人在中庭於是出聲叫喚,隨後就被身旁的夥伴拉住了袖子。
事情就在這瞬間發生了。
賈法爾以強勁的踢擊讓辛巴達後退了一步,這場戰鬥就在此時註定了輸贏。接下來的動作只不過是證明失了先機的辛巴達如何自亂陣腳,當然賈法爾的攻勢凌厲、毫不留情也是致勝的關鍵。
在宮人還來不及謝罪時戰鬥就結束了。

「再來一次?」有點不甘心的辛巴達問。
「不吃早餐對身體不好,您還是別逞強了吧。」接過侍女遞來的毛巾,他擦了擦汗。復又對侍女給了一個讚許的微笑,讓對方紅了臉。
「……走吧。」
乖乖走向飯廳,辛巴達滿臉懊惱的表情。
他知道賈法爾喜歡自己這種表情。
喜歡自己將弱點給他看,喜歡掌握所有在自己身上發生的事──藉此平復很多他隱藏在心底最深處的陰暗和痛苦。

但他半點都不在意。

他知道賈法爾的弱點,正如對方也知道自己的。
差別是,賈法爾只是明白而已,但辛巴達本身,就是他的弱點。

۞

情交之後,辛巴達始終賴在賈法爾身上不下來。
舔舔這裡又摸摸那裏,擾得賈法爾有些煩。
「您今天特別纏人呢。」
「是嗎?你不喜歡嗎?」
開玩笑似地彈了一下他被自己弄得紅腫的乳頭,看著他倏然皺起的眉,征服的快感不斷湧上。
「……我只是覺得很不習慣而已。」
「那就只能讓你習慣啦。」
他沒有漏聽賈法爾用唇形輕輕呢喃的那句「這習慣大概也會很快消失吧」,但是這仍不影響他今晚的心情。

他的性欲與戰鬥的欲望同等強烈。
因此當自己放下所有武器與他肉身相搏時,就注定了一個事實──自己不可能對他認真,因為他先對自己臣服。
被縮減的刺激,無法燃起自己真正的熱情。

正發怔,賈法爾已經坐起身來;連帶原本還在他體內的、自己的分身,也跟著滑出。
「不再來一次?」
有點驚訝於他毫無留戀的動作。別說他對自己的心意之深,就連只共度一夜的女子都會賴著自己半天不走的。
「三次,已經足夠了。」背對著自己披上外袍的他的背影如此決絕,引起了辛巴達的好勝心。
「但我還沒滿足。你這個樣子讓我很想要半夜出城呢。」
只見賈法爾還是慢條斯理地整裝,然後整理自己剛才睡過的那一半床褥。
「我只能盡我的義務規勸您,如果年紀大了體力也不行了,那麼夜晚的玩樂也不要再逞強了。」
就像跟吵著要糖吃的小孩子說話一般,他幫他蓋上被單。
「要我叫人送溫水來給您淨身嗎?王。」

對他冷靜的反應無話可說,辛巴達挫敗地閉上眼。
「不用了。你也早點回房休息吧。」
「是的。晚安。」
抱著方才歡愛時墊在底下的毛巾,賈法爾的心思無論何時都是如此細膩。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重重門扉之後,辛巴達才又睜開眼睛。

雖然不愛他,但又有著比夥伴更深的情誼。
什麼也不想給他,但是又想讓整個國成為他的家。
不願意太過重視他,但是又無法忍受他的目光離開自己一分半秒。

翻了個身,打了個大呵欠。其實他真的想睡了。
一把抓過剛才賈法爾依過的枕頭,他無意識地蹭了上去。
然後墜入夢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