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辛←賈]沒有味道的男人(中)

 
身為這個國家的第二人,很多事,就算他不想知道,也會有人特地跑來跟他說。
別說王昨天晚上和誰過夜,就連對方的身家背景,都會在當晚(如果辛巴達是在早上勾搭人家)或是隔天一早(如果共度一夜的話)傳到他耳裡。
 
 
因為我是男人,不是女人。
一般男人都喜歡女人。
因為他是創世的魔法使,而我是眷族。
一般男人都喜歡強者。
每一次,每一次,他都會在心裡告訴自己。
即便他知道其實感情不需要這麼多理由。
但若不這麼想,他會發瘋的。
 
他並不是不在意辛巴達複雜的肉體關係,但那只是次要中的次要願望而已。
不知道他喜歡什麼、不知道他想要什麼、不知道他期待什麼、不知道他等待什麼。
辛巴達以為他了解他,但其實他什麼都不知道。
 
權力越大責任越重。
在我接受了你的信任的同時,這個國家也成為了我最後的歸宿。
被人期待、受人尊敬、得以享有作為一個人的自尊還有對於自身作為的成就感,我有多麼幸福。你是無法理解的吧?
 
我需要一個家,你給我了一個國。
我需要一個夥伴,你給我一群家人。
創造了我的價值我的人生我的歸所,讓我如同愛上神一般地愛上你。
 
為他人而活表現上聽起來好像是過著以他人為中心的日子,但其實不是。
下決定的是我,貫徹始終的也是我。
因此,我也只不過是過著我自己想過的日子罷了。
其實我是個比想像中更自私的人。
我為了我所追求的一切而活。
 
即使我無法得到。 
 
۞
 
 「嘖,又跑掉了。」
半夜因為想要小解而醒來,辛巴達不意外地發現床邊是空的。
賈法爾應該回房睡了吧。
兩人同床倒也不是為了什麼慾望上的理由,純粹只是他今天生病了。記得上次他生病時還熬夜解決與他國的外交問題,事件後他在床上躺了整整一個月。
他總是不愛惜自己,不明白自己對這個國家有多重要。
對自己……有多重要。
 
即便與他的期待不同。
 
於是他披上外袍走出房間,想要去看看賈法爾有沒有好好休息。但走到走廊上才發現他竟不知他房間的確切位置。
嘆了口氣──不知道是懷著怎樣的心情,他問了女官。接下來由女官引路,順利地到達了。
遠遠,他就看到有兩列侍女站在門外。
 
「王您怎麼來了?」
「來看看我們的政務官有沒有好好休息啊。」
「放心吧!這次我們絕對會盡力守護賈法爾大人的!上次真是失了我們女官的顏面啊!」
看著女官和侍女們認真的表情,辛巴達笑了。
看來他想不乖乖休息都不行了。
「那麼你們為何站在門口呢?這樣很累吧。」
聞言,她們苦笑。
「賈法爾大人不喜歡有人在他房間裡,我們只是每隔半刻鐘去幫他換一次毛巾而已。」
「……這樣啊,那我進去看看他好了。」
「對了,換毛巾的時間快到了,您要不要順便幫大人換換毛巾呢?」
「沒問題!交給我吧。妳們也快去休息吧。明天要是沒精神可就不好了。」
「我們沒問題的。每次看大人為了我們工作到這麼晚,就覺得要是有機會,也想要替他做些什麼。他不嫌辛苦,我們也不嫌辛苦。」
雖然難掩倦意,但是每個人都很堅持。
拗不過她們,辛巴達只好帶著水盆與毛巾,在眾人灼灼目光中踏入房間。
 
你知道嗎?你在大家心目中是如此重要。
 
在你決定守護人民時,人民也會為你奉獻。
他們是真心愛著你的。
 

「原來是您啊,王。」
還沒走到床邊,就聽到賈法爾鬆了一口氣的聲音。
他的衣衫被冷汗浸濕,氣息渾濁,但是眼神依舊銳利。
「不然你還以為是誰?」辛巴達開玩笑似地說,但賈法爾反而轉移目光。
呃,代表還有囉?是哪個混蛋?!
……莫名奇妙地不悅湧上,但他知道在此時不是顯露的時機.

「……好啦,我來幫你擦擦身體然後陪你睡吧。」
「擦身體我可以自己來,另外有您在我會睡不好。」
可能是因為身體狀況不佳,他選用的詞句比平常更不留情面。
看清了他吃軟不吃硬,辛巴達沒有生氣,反而笑著說。「那我叫女官進來囉?」
「……您真是太卑鄙了。」
順從地脫下衣服,賈法爾自暴自棄地轉過身子,讓辛巴達幫他擦背。
「半夜從我床上逃脫,算是彼此彼此吧。」
他奸計得逞的笑容意外地不討人厭,,賈法爾苦笑著嘆了口氣。
 
「這種力道可以嗎?大人?」辛巴達用裝模作樣的聲音問。
「可以可以~」被弄得有點癢,生病時的肌膚異常敏感。
「手舉高,穿衣服囉。」
「嗯。」
玩鬧似地對話充滿了轉瞬即逝的溫情,有多少次,陷溺在這種溫柔當中,就有多少次,傷心的回憶。
但仍舊無法拒絕他。
 
 換完衣服後,賈法爾困乏地倒在床上。
「等等,腳還沒……」
「我真的累了。您回去吧。」
聽出了他話中的疏離,辛巴達更加下定決心今晚要在這裡過夜。
「你全身都冷冰冰的,我的體溫比較高,抱著你睡你會比較舒服。啊啊──反對無效!」
架開了他沒什麼力氣的手刀,他無賴似地抱住生病的政務官。
剛碰到他冰冷的身體時皮膚還起了雞皮疙瘩。
 
而賈法爾則是被燙到一般,就連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請您回去!」
背對著他,他竭盡所能地裝腔作勢。
「不要。」
「拜託……我這樣睡不好。」
全身都很不舒服,硬是不肯離去的辛巴達讓他異常惱怒。
「過一陣子習慣就好了。」
「被我傳染就糟了。」
這已經是他做為臣子所能說的最得體的話了。
「放心我身體好得很。」
「放、開、我!」
用盡最後一絲力量掙脫,但突如其來的暈眩又讓他倒回床上。
「你還好吧?!」
耳鳴還有嘔吐感讓賈法爾無法回應,只有憤怒與無力和心跳一同鼓動他的耳膜。
「來人!快來人!」
他好像聽到辛巴達慌張的叫喊,但他只想要對他說「吵死人了,你就讓我安靜休息一會兒吧」。
在心中默默嘆了一口氣,他打算無視他發出的噪音,放鬆身體,準備好好睡上一覺。
 
 
睡吧,睡吧。
跌入深淵,什麼都感受不到。
回到從前,沒有快樂沒有希望,卻也沒有痛苦沒有絕望的日子。
睡吧,睡吧。
忘記他的存在他的呼喚。
忘記他凝視自己的眼眸。
忘記那個,愛上他的自己。
 
忘記所有情感,這樣就可以得到幸福了吧?



 
 
一早起來,賈法爾覺得頭沒這麼痛了。伸手揉揉眼睛,卻發現自己眼睛腫腫的,昨晚搞不好哭了。
……昨晚,好像做了個夢。
是個幸福的夢。
非常、非常、幸福的夢。
但是卻讓人莫名感到悲傷寂寞。
發了一陣子呆他才發現自己枕著辛巴達的手臂,他看起來睡得不怎麼安穩。
躡手躡腳地離開房間,他向女官打聲招呼,叫她們送溫水進來讓辛巴達梳洗。
一早醒來看到他的臉,第一個冒出頭的想法竟然是等等有例會不知道會不會遲到。或許,這個由他建立、交予自己管理的國度,已經成為自己的生活重心了。
 
無法冀望於他的回應,做為他的影子,活在他搭建的樂園之中,也是好的。



==================================================

這個部份其實很早之前就寫完了,但是一直想著怎麼收尾
最後決定把收尾留到之後再來面對(鴕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