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死小孩遊樂園
關於部落格
推荐大感謝
近況在自介
  • 3837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2

    追蹤人氣

[卡西阿里] 盜賊

 盜賊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
 
「快追!別讓他跑了!」
「臭小鬼!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歪曲傾斜的巷道,污穢腐臭的陰影,拐過一個彎,就是垃圾場了……。
「在這裡!找到了!」
一個人影突然從另一邊衝出來,一臉看透了他的計畫的樣子。
「嘖!」
急忙停下腳步,往回跑。只要快點跑到另一個入口的話……只要進入垃圾場,小孩的體型就佔了絕對優勢。
被他們逮到可就糟了啊。
 
不像其他人對於小孩子的竊盜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痛揍一頓了事;來自外地的他們只要逮到小偷就會折斷他們的手腳,手段極度兇殘。
要不是最近其他店家都沒有甚麼食物,自己是絕對不會找這種對象下手的。
呼吸過度的肺開始發痛。平常萬萬不會跑這麼久的……。
……就差一點,馬上就能回到那團腐臭之中──
 
「啊!」
後腦突然被石頭擊中,腳下一個踉蹌,差點就要倒下。憑著生存本能穩住身子,但就只差了這麼一秒,就被追上的大人捉住了。
「逮到你了!……可惡!竟然這麼會跑……」
粗壯的手毫不留情的將他一掌揮倒,尖銳的石塊劃破面頰,和被反扭的手臂同時傳來麻痺感。
巨大的陰影壟罩著。料想到自己的下場,他閉上了眼。
「看我今天不廢了你……!甚麼?!」
「放開卡西姆!」
一塊小石頭滾落。那團黑色的陰影轉移了目光。
 
用力眨了眨眼,他深深吸了一口氣。本來已經放棄的……但是在聽到那熟悉的聲音時又重燃希望。
不顧手臂已經扭曲到隨時會折斷的狀態,硬是轉了個身,他以頭撐地,用力朝他的下巴踢去。
敵人正對著向自己投擲石頭的孩子怒吼,被突如其來的攻擊給嚇到了。擊中下顎的力道猛烈非常,牙齒咬到舌頭使他血流如注。
 
「快跑!」
一看攻擊得逞,他馬上對著同伴大吼。不顧晃來晃去的手臂,兩人衝向咫尺之遙的垃圾場。
惡臭撲鼻而來,但兩人卻笑了出來。
 
壯漢還在原地哀嚎,看樣子是把自己的舌頭咬斷了吧。
無論是怎樣的人,血都是紅色的。
站在垃圾山上,兩人回望那不斷扭動的身影。
在炎炎烈日下,如同一條巨大的蛆。
 
 
「最近東西越來越貴了呢。」
「嗯。」
狠狠咬了一口麵包,卡西姆若有所思。脫臼的手臂已經接回去了,但是時不時傳來的麻痺感還是叫人不快。
垃圾山的陰影下,是陰涼的小小巢穴。瑪莉阿姆還在睡,兩人為她留下食物。沒有東西可吃的時候,睡眠變成了唯一的生存方式。
「要是連他們的店裡都沒有食物了,那該怎麼辦才好?」阿里巴巴皺起眉頭,一家家回想。「剛剛去過的商店幾乎都只剩下一點乾果了,要是外面戰爭再不平息,很可能再過一陣子,這裡就要斷糧了呢。」
「……真是如此,我們也沒辦法。」吞下最後一口麵包,卡西姆閉上雙眼。「最糟的狀況,我們可能要考慮商店以外的對象了……。」
「……我不喜歡這樣。」阿里巴巴垮下臉,小小的臉上寫滿了不願意。
「這也沒辦法吧。不然你要到外面去嗎?」
「會被官兵殺掉吧,不行不行!」
把阿里巴巴的頭髮揉亂,卡西姆乾脆躺下。
 
「我之前,搶過民家。」
「?!欸!」
正撥整頭髮的阿里巴巴愣住了。
「全家人都生病了,大哥出門工作,只剩下一個小女孩照顧家人。……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把食物全部搶走了。」
他的語調平板,聽不出喜怒哀樂。
但阿里巴巴想,他肯定正為此難過吧。
「……甚麼時候的事?」
「前不久……食物剛開始短缺的時候。」
「這樣啊……。」
 
原來自己也吃下肚了呢,阿里巴巴如同確認似地想著。一同享有共犯身分,是夥伴的義務。
誰也無法責怪誰。
只是從偷竊變成搶劫,對象還是同樣貧困的民家,讓兩人久久無法言語。
可能,他們會因為這個打擊,將女孩賣掉也說不定。也可能因為沒有足夠的食物,全家都死掉了也說不定。
但是,如果不這麼做,接下來倒在路邊的,就會變成三個小孩。
 
「睡吧。」嘆了口氣,兩人異口同聲地說。
然後露出苦笑。
互相搶奪活下去的資格,人類也是動物的一種。會累、會餓、想要活下去。
卡西姆想著。
突然,阿里巴巴握住了他的手。
從他那裏傳來的溫暖,讓卡西姆突然無法忍住眼淚。
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了甚麼而流淚,只知道無論如何,自己會拼了命,讓自己、讓他、讓瑪莉阿姆活下去。
哪怕是犯下更可怕的罪孽,哪怕是再次搶奪他人的生命……。
 
「睡吧。」
 
 
۞
 
 
所謂的盜賊,就是用武力奪取、原本不屬於自己的物品的人。
但,有甚麼東西是屬於自己的呢?又有甚麼不是呢?
 
「只有我、注定生下來就是人渣嗎?」
 
拼上全力,爭取自己想要的。
哪怕是爬著屍體,也不想放棄。
 
「如果這就是命運──那麼我就要親手向『命運』復仇!」
「就算是我,也可以成為被仰望的對象!」
 
食物、家人、居處、夥伴、夢想……哪些是是我有資格擁有的、哪些不是,我分不出來啊!
告訴我,甚麼是拿回,甚麼是奪取?
 
「總之和你……也到此為止了。要是之前……能和你好好談談的話就好了呢……」
 
就連你……就連你……!也是我不該擁有的嗎?
踏著無數生命一路苟延殘喘至今,殺了父親、犧牲夥伴、傷害了你……。
 
『我們……還是朋友嗎?』
 
因為總是拿取不屬於自己的東西,所以終有一日要還回去。
明明對這麼一天的來臨心懷恐懼,可是真到那時也沒這麼可怕呢。
一定……一定是因為你在我身邊的緣故吧。
 
「當然還是啊!!!!」
 
明明應該不會有任何感覺,卻有種溫暖與懷念從你那裏向我傳來。
最重要的東西、早就已經不在我手上了。直到那時才真正明白,比起證明自己的存在、證明自己的價值,和你一起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願望──。
 
只要心裡還有重要的東西,就可以忍受所有痛苦……我一直都是這麼走來的。
看著嚎啕大哭的你,就算是我,也終於明白。將來,你的未來也許只會更加艱辛。
 
但對於我,已經沒有甚麼需要搶奪的東西了。
 
看著自己如同焦炭一般的屍體上,阿里巴巴不斷滴落的眼淚,卡西姆突然覺得,這可能就是自己的幸福。
無須搶奪就存在的,他對自己真摯的情感。
如果以付出代替奪取,是否能改變這個結局呢?從前的自己從未想過的,在未來有可能達成嗎?
死亡並非終結。如果能在你身邊守護著你──
 
Rufu的光芒如此溫暖,這也許是在自己身上少數體現的、平等的權利。
牽起瑪莉阿姆的手,他的淚水與笑容一同,消失在光裡。
 
 
===============================
原來,已經到了這麼遠的地方...........<<很想要寫這種感覺ㄉ故事
後半段是巴爾巴德篇最後決戰的部分。
 
所有人都是踩著他人的生命爬行著。我是這麼想的。
正因如此,一邊確認自己的罪孽,一邊咬著牙往前。
承受重量,了解責任。
 
我好喜歡卡西姆喔(迷妹本色
(從來都沒有從頭到尾正經過www
 
BGM:RADWIMPS - へっくしょん
10 魂のルフラン (Evangelion) - Anime that Jazz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